熱門網購
唐白居易有妓樊素善歌,小蠻善舞。嘗為詩曰:"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年即高邁,而小蠻方豐艷,因楊柳詞以托意曰:"一樹春風萬萬枝,嫩於金色軟於絲。永豐坊裡東南角,盡日無人屬阿誰。"及宣宗朝,國樂唱是詞,上問誰詞?永豐在何處?左右具以對。遂因東使,命取永豐柳兩枝,植於禁中。自感上知其名,且好尚風雅,又為詩一章,其末句云:"定知此後天文裡,柳宿光中添兩星。"後除蘇州刺史,自峽沿流赴郡。時秭歸縣繁知一,聞居易將過巫山,先於神女祠粉壁大署之曰:"蘇州刺史今才子,行到巫山必有詩。為報高唐神女道,速排雲雨候清詞。"居易睹題處暢然,邀知一至曰:"歷陽劉郎中劉禹錫,三年理白帝,欲作一詩於此,怯而不為。罷郡經過,悉去千餘詩,但留四章而已。此四章者,乃古今之絕唱也,而人造次不合為之。沈佺期詩曰:"巫山高不極,合沓狀奇新。暗谷疑風雨,幽崖若鬼神。月明三峽曙,潮滿九江春。為問陽台客,應知入夢人。"王無兢詩曰:"神女向高唐,巫山下夕陽。徘徊作行雨,婉孌逐荊王。電影江前落,雷聲峽外長。霽雲無處所,台館曉蒼蒼。"李端詩曰:"巫山十二重,皆在碧空中。回合雲藏日,霏微雨帶風。猿聲寒渡水,樹色暮連空。愁向高唐去,千秋見楚宮。"皇甫冉詩曰:"巫峽見巴東,迢迢出半空。雲藏神女館,雨到楚王宮。朝暮泉聲落,寒暄樹色同。清猿不可聽,偏在九秋中。"白居易吟四篇詩,與繁生同濟,而竟不為。(出《雲溪友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3 Tue 2014 09:43
  • 韓翃

唐韓翃少負才名。侯希逸鎮青淄,翃為從事。後罷府,閒居十年。李勉鎮夷門,又署為幕吏。時韓已遲暮,同職皆新進後生,不能知韓。共目為惡詩韓翃。翃殊不得意,多辭疾在家。唯末職韋巡官者,亦知名士,與韓獨善。一日夜將半,韋扣門急。韓出見之,賀曰:"員外除駕部郎中,知制誥。"韓大愕然曰:"必無此事,定誤矣。"韋就座曰:"留底狀報,制誥缺人,中書兩進名,御筆不點出。又請之,德宗批曰,與韓翃。時有與翃同姓名者,為江淮刺史。又具二人同進。御筆復批曰,春城無處不飛花,寒食東風御柳斜。日暮漢宮傳蠟燭,輕煙散入五侯家。又批雲,與此韓翃。"韋又賀曰:"此非員外詩也?"韓曰:"是也。"是知不誤矣。質明而李與僚屬皆至。時建中初也。(出《本事詩》)

【譯文】 唐朝,韓翃年輕時很有才華,很有名氣。侯希逸鎮守青淄時,韓翃在他手下當從事。後來被罷官,在家閒居十年。李勉去鎮守夷門時,被啟用為幕僚,當時韓翃已經到了晚年,和他一起任職的都是些年輕人,對他不瞭解,看不起他寫的詩。韓翃很不得意,多稱病在家。唯有一個職務不高的韋巡官,他也是一個知名人士,和韓翃相處的很好。一天半夜時,韋巡官扣門聲很急,韓翃出來見他,他祝賀說:"你升任駕部郎中了,讓你主持制誥(起於皇帝所下文告和命令)。"韓翃很吃驚說:"不可能有這種事,一定是錯了。"韋巡官坐下後說,皇帝的文告、命令,缺少起草的人,中書省兩次提名,皇帝沒批。又請示,德宗批示:用韓翃。當時還有一個同韓翃同名同姓的人,任江淮刺史。又把他兩人上報皇帝,皇帝批示說:"春城無處不飛花,寒食東風御柳斜。日暮漢宮傳蠟燭,輕煙散入五侯家。"就用寫這首詩的韓翃。韋巡官又祝賀說:"這不是你寫的詩嗎?"韓翃說是。他才知道沒有錯。天亮時,李勉和同僚們都來祝賀。這時正是唐德宗建中初年。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唐郭曖尚昇平公主,盛集文士,即席賦詩。公主帷而觀之。李端中宴詩成,有"荀令何郎"之句,眾稱絕妙。或謂宿構。端曰:"願賦一韻。"錢起曰:"請以起姓為韻。"復有"金埒銅"山之句。曖大喜,出名馬金帛為贈。是會也,端擅場;送丞相王縉之鎮幽朔,韓翃擅場;送丞相劉晏之巡江淮,錢起擅場。(出《國史補》)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唐德宗每臨朝,多令征四方丘園才能("能"字原缺,據《杜陽雜編》補),學術直言極諫之士。由是題筆獻藝者滿於闕下。上多親自考試,故絕請托之門。是時文學相高,公道大振,得路者鹹以推賢進善為意。上試制科於宣政殿,或有乖謬者即濃點筆抹之,或稱旨者翹足朗吟。翌日,即遍示宰臣學士曰:"此皆脫門生也。"公卿大夫已下,無不服上藻鑒。宏詞獨孤綬試《放馴象賦》。及進其本,上覽,稱歎久之。因吟其詞云:化之式孚,則必愛(明抄本"愛"作"受")乎來獻;物或違性,斯用感於至仁。上甚嘉之,故特書第三等。先是代宗朝,文單國累進馴像三十有二,上悉令放於荊山之南。而綬不斥受獻,不傷放棄,上賞為知去就也。(出《杜陽雜編》) 貞元五年,初置中和節,御制詩,朝臣奉和。詔寫本賜戴叔倫於容州。天下榮之。(出《國史補》)

【譯文】 唐德宗李適每次上朝時,多次下令徵召四方隱居的能人,學術有成,敢於直言諫議的人士。因此,宮殿門前聚集了很多被舉薦來參加考試的人。皇上親自主考,杜絕了旁門左道、托人說情等不正之風。儒生的地位被提高了,平等競爭,公道大振。知情者都為推薦賢士而盡心盡力。皇上在宣政殿設立考場,遇有錯謬之處濃筆點抹,遇有稱心的文章,則翹足吟誦。第二天,便把考試的文章給宰臣和學士們看說:"這都是我的門生。"滿朝的官員,都很歎服皇上的英明。參加宏詞科考試的獨孤綬作了一篇《馴象賦》,皇上讀過之後,讚歎很久,還吟誦著賦中的句子:化之式孚,則必愛乎來獻,物或違性,斯用感於至仁。皇上特別讚賞這些句子。所以皇上在他的名下寫了第三等。早在代宗朝時,文單國進貢馴像三十二頭,皇上命令放到荊山南部。獨孤綬在賦中既沒有說接受進貢不對,又沒說把馴象放回山中不好,皇上很欣賞他很理解皇上的心意。 唐德宗貞元五年,初設中和節,皇上作了一首詩,眾朝臣唱和,皇上下詔把這些詩的寫本賜給客州的戴叔倫(任容州經略使,唐時著名詩人)。國人為戴叔倫而榮耀。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唐德宗每臨朝,多令征四方丘園才能("能"字原缺,據《杜陽雜編》補),學術直言極諫之士。由是題筆獻藝者滿於闕下。上多親自考試,故絕請托之門。是時文學相高,公道大振,得路者鹹以推賢進善為意。上試制科於宣政殿,或有乖謬者即濃點筆抹之,或稱旨者翹足朗吟。翌日,即遍示宰臣學士曰:"此皆脫門生也。"公卿大夫已下,無不服上藻鑒。宏詞獨孤綬試《放馴象賦》。及進其本,上覽,稱歎久之。因吟其詞云:化之式孚,則必愛(明抄本"愛"作"受")乎來獻;物或違性,斯用感於至仁。上甚嘉之,故特書第三等。先是代宗朝,文單國累進馴像三十有二,上悉令放於荊山之南。而綬不斥受獻,不傷放棄,上賞為知去就也。(出《杜陽雜編》) 貞元五年,初置中和節,御制詩,朝臣奉和。詔寫本賜戴叔倫於容州。天下榮之。(出《國史補》)

【譯文】 唐德宗李適每次上朝時,多次下令徵召四方隱居的能人,學術有成,敢於直言諫議的人士。因此,宮殿門前聚集了很多被舉薦來參加考試的人。皇上親自主考,杜絕了旁門左道、托人說情等不正之風。儒生的地位被提高了,平等競爭,公道大振。知情者都為推薦賢士而盡心盡力。皇上在宣政殿設立考場,遇有錯謬之處濃筆點抹,遇有稱心的文章,則翹足吟誦。第二天,便把考試的文章給宰臣和學士們看說:"這都是我的門生。"滿朝的官員,都很歎服皇上的英明。參加宏詞科考試的獨孤綬作了一篇《馴象賦》,皇上讀過之後,讚歎很久,還吟誦著賦中的句子:化之式孚,則必愛乎來獻,物或違性,斯用感於至仁。皇上特別讚賞這些句子。所以皇上在他的名下寫了第三等。早在代宗朝時,文單國進貢馴像三十二頭,皇上命令放到荊山南部。獨孤綬在賦中既沒有說接受進貢不對,又沒說把馴象放回山中不好,皇上很欣賞他很理解皇上的心意。 唐德宗貞元五年,初設中和節,皇上作了一首詩,眾朝臣唱和,皇上下詔把這些詩的寫本賜給客州的戴叔倫(任容州經略使,唐時著名詩人)。國人為戴叔倫而榮耀。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唐憲宗皇帝朝,以北狄頻侵邊境,大臣奏議:古者和親,有五利而無千金之費。帝曰:"比聞有一卿,能為詩而姓氏稍僻,是誰?"宰相對曰:"恐是包子虛、冷朝陽。"皆不是也。帝遂吟曰:"山上青松陌上塵,雲泥豈合得相親。世路盡嫌良馬瘦,唯君不棄臥龍貧。千金未必能移姓,一諾從來許殺身。莫道書生無感激,寸心還是報恩人。"侍臣對曰:"此是戎昱詩也。京兆尹李鑾瞿擬以女嫁昱,令其改姓,昱固辭焉。"帝悅曰:"朕又記得詠史一篇,此人若在,便與朗州刺史。武陵桃源,足稱詩人之興詠。"聖旨如此稠疊,士林之榮也。其詠史詩云:"漢家青史內,計拙是和親。社稷依明主,安危托婦人。豈能將玉貌,便欲靜胡塵。地下千年骨,誰為輔佐臣。"帝笑曰:"魏絳之功,何其懦也?"大臣公卿,遂息和戎之論者矣。(出《雲溪友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書舍人盧渥應舉之歲,偶臨御溝,見一紅葉,命僕搴來。葉上及有一絕句,置於巾箱。或呈於同志。及宣宗既省宮人,初不詔,許從百官司吏,獨不許貢舉人。渥後亦一任范陽,獨獲其退宮人,睹紅葉而吁怨久之曰:當時偶題隨流,不謂郎君收藏巾篋。驗其書跡,無不訝焉。詩曰:"流水何太急,深宮盡日閒。慇勤謝紅葉,好去到人間。"(出《雲溪友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3 Tue 2014 09:35
  • 沈約

梁奉朝請吳均有才器,常為劍騎詩云:"何當見天子,畫地取關西。"高祖謂曰:"天子今見,關西安在焉?"均默然無答。均又為詩曰:"秋風瀧白水,雁足印黃沙。"沈隱侯約語之曰:"印黃沙語太險。"均曰:"亦見公詩雲,山櫻發欲然。"約曰:我始欲然,即已印訖。"(出《談藪》)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3 Tue 2014 09:35
  • 沈約

梁奉朝請吳均有才器,常為劍騎詩云:"何當見天子,畫地取關西。"高祖謂曰:"天子今見,關西安在焉?"均默然無答。均又為詩曰:"秋風瀧白水,雁足印黃沙。"沈隱侯約語之曰:"印黃沙語太險。"均曰:"亦見公詩雲,山櫻發欲然。"約曰:我始欲然,即已印訖。"(出《談藪》)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唐顧況在洛,乘間與一二詩友游於苑中。流水上得大梧葉,上題詩曰:"一入深宮裡,年年不見春。聊題一片葉,寄與有情人。"況明日於上游,亦題葉上,泛於波中。詩曰:"愁見鶯啼柳絮飛,上陽宮女斷腸時。君恩不禁東流水,葉上題詩寄與誰。"後十日餘,有客來苑中尋春,又於葉上得一詩,故以示況。詩曰:"一葉題詩出禁城,誰人愁和獨含情。自嗟不及波中葉,蕩漾乘風取次行。"(出《本事詩》)

【譯文】 唐時,詩人顧況住在洛陽,在閒暇時和一兩個詩友在宮牆外邊的園林中遊玩,在從宮牆內流出的水上,拾到一枚大梧桐樹葉,葉上有一首題詩: 一入深宮裡,年年不見春。 聊題一片葉,寄與有情人。 顧況第二天在流水的上游,也在樹葉題了一首詩,放在水中,詩是: 愁見鶯啼柳絮飛,上陽宮女斷腸時, 君恩不斷東流水,葉上題詩寄與誰。 十多天以後,又有人在園林游春,又在一片樹葉上得了首詩,拿給顧況看,詩是: 一葉題詩出禁城,誰人愁和獨含情。 自嗟不及波中葉,蕩漾乘風取次行。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江陵南門之外,雍門之內,東垣下有小瓦堂室一所,高尺許,具體而微。詢其州人,曰:"此息壤也。"鞠其由,曰:數百年前,此州忽為洪濤所漫,未沒者三二版。州帥惶懼,不知所為。忽有人白之曰,洲之郊墅間,有一書生博讀甚廣,才智出人。請召詢之。及召問之,此是息壤之地,在於南門。僕嘗讀息壤記雲,禹湮洪水,茲有海眼。泛之無恆,禹乃鐫石,造龍之宮室,置於穴中,以塞其水脈。後聞版築此城,毀其舊制,是以有此懷襄之患。請掘而求之。果於東垣之下,掘數尺,得石宮室,皆已毀損。荊帥於是重葺,以厚壤培之。其洪水乃絕。今於其上又起屋宇,志其處所。旋以《息壤記》驗之,不謬。(出《玉堂閒話》)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漢司馬相如賦詩,時人皆稱典而麗,雖詩人之作,不能加也。楊子雲曰:"長卿賦不似從人間來,其神化所至耶?"子雲學相如之賦而弗迨也,故雅服焉。相如為上林賦,意思蕭散,不復與外物相關。控引天地,錯綜古今。忽然而睡,躍然而興。幾百日而後成。其友人盛覽字長卿(明抄本"卿"作"通")。犛柯名士,嘗問以作賦。相如曰:合篡組以成文,列錦繡而為質,一經一緯,一宮一商,此賦之跡也。賦家必包括宇宙,總覽人物,斯乃得之於內,不可得而博覽。乃作合組歌列錦賦而退。終身不敢言作賦之心矣。(出《西京雜記》)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唐段成式詞學博聞,精通三教;復強記,每披閱文字,雖千萬言,一覽略無遺漏。嘗於私第鑿一池,工人於土下獲鐵一片,怪其異質,遂持來獻。成式命尺,周而量之,笑而不言。乃靜一室,懸鐵其室中之北壁。已而泥戶,但開一牖方才數寸,亦緘鐍之。時與近親辟牖窺之,則有金書兩字,以報十二時也。其博識如此。(出《南楚新聞》)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唐文宗皇帝聽政暇,博覽群書。一日,延英顧問宰臣,毛詩云:呦呦鹿鳴,食野之蘋。蘋是何草?時宰相李玨、楊嗣復、陳夷行相顧未對。玨曰:"臣按爾雅,蘋是藾蕭。"上曰:"朕看毛詩疏,蘋葉圓而花白,叢生野中,假非藾蕭。"又一日問宰臣,古詩云:輕衫襯跳脫。跳脫是何物?宰臣未對。上曰:即今之腕釧也。《真誥》言,安姑有斫粟金跳脫,是臂飾。(出《盧氏雜說》)

【譯文】 唐文宗李昂,在處理朝政的閒暇時間,經常博覽群書。一天,他在延英殿中問左右的宰相和大臣:"《詩經》中有這樣的句子:呦呦鹿鳴,食野之蘋。蘋是什麼草?"當時宰相李玨、楊嗣復、陳夷行相互看了看,沒回答。李玨說:"臣按《爾雅》的解釋,蘋是藾蕭(一種像蘋似的植物)。"皇上說:"我看過《詩經注》,那上面說,蘋葉圓、花白,在野地叢生,好像不是藾蕭。"又一天,他問宰臣:"古詩有一句'輕衫襯跳脫'。這'跳脫'是什麼東西?"宰臣們沒有回答。皇上說:"就是現在腕上戴的鐲子。"《真誥》(南朝梁,陶弘景編的一套書)上說"安姑有斫粟金跳脫",是手臂上的裝飾物品。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唐文宗皇帝聽政暇,博覽群書。一日,延英顧問宰臣,毛詩云:呦呦鹿鳴,食野之蘋。蘋是何草?時宰相李玨、楊嗣復、陳夷行相顧未對。玨曰:"臣按爾雅,蘋是藾蕭。"上曰:"朕看毛詩疏,蘋葉圓而花白,叢生野中,假非藾蕭。"又一日問宰臣,古詩云:輕衫襯跳脫。跳脫是何物?宰臣未對。上曰:即今之腕釧也。《真誥》言,安姑有斫粟金跳脫,是臂飾。(出《盧氏雜說》)

【譯文】 唐文宗李昂,在處理朝政的閒暇時間,經常博覽群書。一天,他在延英殿中問左右的宰相和大臣:"《詩經》中有這樣的句子:呦呦鹿鳴,食野之蘋。蘋是什麼草?"當時宰相李玨、楊嗣復、陳夷行相互看了看,沒回答。李玨說:"臣按《爾雅》的解釋,蘋是藾蕭(一種像蘋似的植物)。"皇上說:"我看過《詩經注》,那上面說,蘋葉圓、花白,在野地叢生,好像不是藾蕭。"又一天,他問宰臣:"古詩有一句'輕衫襯跳脫'。這'跳脫'是什麼東西?"宰臣們沒有回答。皇上說:"就是現在腕上戴的鐲子。"《真誥》(南朝梁,陶弘景編的一套書)上說"安姑有斫粟金跳脫",是手臂上的裝飾物品。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