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網購

目前日期文章:201406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條邊界線把A鎮分為兩半,一邊屬墨西哥而另一邊則是美國。儘管如此,小鎮上的居民還是不受國別束縛自由往來。快樂的青年佛朗西斯科住在A鎮的墨西哥一側,他的唯一嗜好是喜愛杯中物,卻經常囊中空空。為了一杯啤酒,佛朗西斯科整天在墨西哥和美國之間來回穿插尋找機會。終於,他發現了在墨西哥和美國之間存在著一種特殊的貨幣情況:在墨西哥,1美元只值墨西哥貨幣的90分;而在美國,1比索(1墨西哥比索=100分)只值90美分。   一天,佛朗西斯科決定把他的發現付諸實踐。他先走進一家墨西哥小酒吧,要了一杯價格為   10個墨西哥分的啤酒。喝完之後,他用1個墨西哥比索付帳而要求找補美元。接著,他懷裝找回的1美元(在墨西哥只值90個墨西哥分)越過邊境又進了一家美國酒吧。這次,他仍舊要了一杯價格為10美分的啤酒喝起來,然後,他用剛才在墨西哥小酒吧找回的1美元付帳,根據他的要求又找回了1個墨西哥比索(在美國只值90美分)。   現在,佛朗西斯科發現,當他喝完兩杯啤酒之後,錢袋裡的錢卻1分也沒有少,仍然有一個比索。於是,他繼續不斷地重複這一方法,整天在墨西哥和美國之間愉快地喝啤酒。   問題是:誰在真正支付佛朗西斯科的啤酒帳?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切生物,由軟體動物到人類,莫不具有生理節奏。有些節奏為期甚短,可以分鐘或小時計,另外有些則持續幾天或幾個月。體溫陡升以一日為一週期,一般人的體溫在傍晚時最高。經期是以一個月為一週期,性慾則往往是季節性或一年一度的節奏,在秋天增強,而並非如詩人所說的春情發動。   以一日為一週期的節奏既易於發現又易於量度,所以資料也較多。日常最明顯的節奏是一睡一醒的循環,其他也是一日一循環的還包括體溫、血壓、內分泌份量等的升降。由於這些因素,以及體內其他節奏轉變,我們在上午9時和下午3時判若兩人。人的情緒、工作效率、警覺性、味覺與嗅覺、食慾和欣賞音樂的程度——在一天之內會不斷改變。   大多數人的警覺性似乎在中午時分到達巔峰。其後不久,警覺性衰退,到了下午可能會昏昏欲睡。   人的短期記憶力早上最強——事實上比其餘任何時候強%5左右。學生請記住:早晨應考之前,翻閱一下筆記的確能助你取分。   長斯記憶力又是另外一回事。下午最宜於熟讀幾天、幾個星期或幾個月後仍須記住的資料。政治家、商界主管或其他人士如要牢記演講詞,不妨利用這段時間來背誦。如果是學生,最好把比較困難的科目排在下午,不要排在上午。並設法在下午做好大部分功課,不要留待深夜。由於半夜兩三點的短期記憶力比下午的好,所以許多學生以為半夜苦讀功效較佳。其實短期記憶力對於幾天後才舉行的考試不會有多大用處。   相反,早晨最好從事認識性工作——需要用心處理文字和數字的事情。   到了下午,手的靈敏度——做複雜手藝時的速度與協調功能——及至巔峰。每天在這段時間做木工、打字或縫紉,會覺得輕鬆一點。   運動又怎樣呢?在下午和傍晚,協調功能表現最佳,對外來的刺激——例如站在本壘而棒球迎面疾飛而來——反應也最快。多項研究又指出,傍晚體溫升到最高時,做體力活動會覺得比較經松,不那麼吃力——儘管事實未必如此。換言之,如果在黃昏時分做運動,會做多一點,因而獲益較多。對游泳、賽跑、擲鉛球和划船等運動的選手進行的研究,都一致顯示傍晚的表現勝過上午。   事實上,人的感覺——味覺、視覺、聽覺,觸覺和嗅覺——在黃昏時分最敏銳。   所以我們通常覺得晚餐的滋味比早餐好,而晚上遇見強光會感到不適。   甚至我們對時間的感受也時刻不同。我們玩耍的時候,時間似乎過得太快,但如果我們在體溫升得最高的黃昏時玩耍,更會覺得光陰轉瞬即逝。   雖然每個人的一般升降規律都大致相同,但實際的時間卻因人而異。這全視乎你的「生理日」結構如何,即是說你是個早起的人還是個夜貓子。生理日開始越早,就會越早進入——然後退出——做各種事的最佳時刻。在極端的早起人和極端的夜貓子之間,每日的一切循環可能相差三四個小時。   每個人都可以增加對自己生理節奏的認識,要懂得順從身體內在的節拍,讓它調整生活步調。這樣就能夠過更健康——也更快樂——的生活。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海峽兩岸由於近40年隔絕,在漢語文字使用上有所差別,主要表現在漢字的簡體和繁體的不同,漢語拼音和注音上的各異。台灣的一些具體詞語與大陸也有差異。大致有以下七種情況(括號內為同義或近義的大陸用語)。   一、不同習慣的常用語,但基本上不影響交流。如傳人(接班人)、民眾(人民)、涵蓋(覆蓋)、居家生活(家庭生活)、退役(退伍)、聯合法婚(集體結婚),得主(獲得者)、國民所得(國民收入)、外匯存底(外匯儲備)等等。   二、地方方言以譯音的方式進入語言文字,其中主要是閩南方言。這些除個別的如討海人(漁民)、狀元才(才子)等豐富了現代漢語的表達外,大多數則為不諳閩南方言的讀者所不知。如冊包(書包)、翁某(夫妻)、接腳(再婚)、緣投(英俊)、生理(生意)、土治公(土地神)、露螺(瑪瑙蝸牛)等。   三、土洋摻半的外來語,混入通行的漢語。台灣語文界有不少有識之士對此憂心忡忡。如作秀(表演,由英語show化成)、造愛(性行為,由make a love直譯成)、新鮮人(大學新生,由英語freshman演化成)、奧馬上(太太,由日語演化成)、歐巴桑(老太婆,由日語演化成)。   四、外來語翻譯時譯意的表達與譯音的用字不同,以外國國名,人名居多。如阿聯大公國(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坎城(戛納)、柴契爾(撒切爾)、胡筌(侯賽因)、卡斯楚(卡斯特羅)、轍諾堡(切爾諾貝利)、雷根(裡根)、戈巴契夫(戈爾巴喬夫)。   五、自然科學新術語表達不同,大都為各行翻譯造成的。如雷射(激光)、噴射(噴氣)、太空梭(航天飛機)、飛彈(導彈)、太空人(宇航員)、身歷聲(立體聲)、幽浮(飛碟)。   六、個別詞語的發音不同,如垃圾,台灣目前仍舊讀le se(音:勒射);台灣的廣播電視大都對「癌」保持舊讀yan(音:炎)。   七、一些精練的文字表達尚未在大陸廣為應用。如海獲量(捕魚及沿海養殖總的收穫量)、閱聽群(讀者與觀眾總的群體)。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昆明華亭寺裡,有一張專治心病的處方,讀來令人目清腦醒。   藥有十味:好肚腸一根,慈悲心一片,溫柔半兩,道理三分,信行要緊,中直一塊,孝順十分,老實一個,陰陽全用,方便不拘多少。   用藥的方法是:寬心鍋內炒,不要焦,不要燥,去火埋三分……   用藥時還要忌:言清行濁、利己損人、暗箭中傷、腸中毒、笑裡刀、兩頭蛇、平地起風波。   據說,這個處方是唐朝天際大師石頭和尚所開,歷時一千多年,不知醫好了多少人的心病。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不曾相逢   也許心緒永遠不會沉重   如果真的失之交臂   恐怕一生也不得輕鬆   一個眼神   便足以讓心海掠過颶風   在貧瘠的土地上   更深地懂得風景   一次遠行   便足以憔悴了一顆羸弱的心   每忘一眼秋水微瀾   便恨不得淚光盈盈   死怎能不從容不迫   愛又不能無動於衷   只要彼此愛過一次   就是無憾的人生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一天,在一所小學的晨會上,校長宣佈:「我發現昨天有人彈過樂房裡的豎琴了。你們都知道:我是明令禁止任何去碰它的。現在,我要那個不聽話的同學自首,否則,我要懲罰全校所有的同學。」   頓時一片寂靜,接著,有一隻小手舉起,一位小女孩站了起來,她說:「校長,說不定有一位天使在練習彈琴呢!」   大廳裡響起一陣笑聲和耳語聲,校長盯著小女孩那張仰起的小臉,那張小臉也目不轉睛地盯住校長。   突然,校長笑了起來:「是啊!也許真是有一位小天使在練習彈琴呢!」校長對面露訝異的學生說:「好吧!同學們!這事就到此為止。」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某大學畢業生,急於尋找工作,幾乎是衝進加州一家報館,對經理說:「你們需要一個好編輯嗎?」   「不需要。」   「那麼記者呢?」   「不需要。」   「那麼排字工人呢?」   「不,我們現在什麼空缺也沒有。」   「那麼,你們一定需要這個東西。」這個大學生從公事包中拿出一塊精緻的牌子,上面寫著:「額滿暫不僱用。」   結果,這個年輕人被留下來干該公司的宣傳工作。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上看完電影,10點半了,我和妻子回到我們住的那幢樓裡。   一個樓道裡有10戶人家,可爬樓梯沒有燈。大家習慣了,反正家裡有的是檯燈、壁燈、吊燈。   「哎喲!」妻叫起來,「啥人?」   我以最快的速度擰亮電筒,往梯間一照,啊,兩個人,一男一女,就在光亮射向他們的一剎那,他扶在她腰間的手、她摟著他脖子的手,旋即分開。   「談戀愛談到這個地方來了!」嬌小、文靜的妻子大概是受了驚嚇,嚇愣了,竟也講出不怎麼文靜的話。   我又以最快的速度關了電筒,一把拉過妻子的手:「走吧,走吧。」   像是無意中碰破了一個五彩斑斕的汽球,我們的到來,打破了屬於他們的黑暗,屬於他們的寧靜和溫馨……   對不起!我們不是故意的,先生,小姐,一切都還給你們,我們上樓了。   「嗨,那個角落齷齪得很,怎麼會揀那個地方談戀愛?」關了房門,妻子又講了起來。   怎麼說呢?她可能不會理解。她是獨女,我跟她熱戀的時候,不必為沒有地方談戀愛而一遍遍壓馬路,她那充滿少女情調的10平方米的臥室,是絕不影響我們偶爾浪漫一會的。不過跟她之前,我還談過一個,家裡人多,只得往外跑。體育場號稱「愛情的搖籃」,我們去了,沿著四周的圍牆,一對又一對,有一次我們還驚慌失措地接了個吻。上個月,體育場拆除擴建,「愛情的搖籃」消失了,「嬰兒們」大部分就分散到馬路上,或到像我們這樣的樓道來了。   樓道是髒的,以前只考慮到能走人就行了,哪知道它還具有這一神聖而偉大的功能?   第二天,我特地將樓道打掃了一遍,重點是底樓的梯間。衣服靠在上面,再也沾不到一點灰塵了。   「愛情的搖藍」分部。我笑了。   晚上,我故意下樓去,裝作不經意的樣子偷偷看。沒人。   一個星期過去了,還是沒有人。   他們終於沒有來。   樓道依然清潔,尤其是底樓。每次走過,我總會多看一眼,那兒的空氣曾經是甜蜜的……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