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網購

目前日期文章:201508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曾卓是我表姐的同學。看曾卓17歲的照片,曾卓很弱,小手小臉小個頭。但在支邊的時候,偏偏被分去當了割漆工,而且就她一個女孩,那是連男知青都畏懼的活,誰不知道生漆樹有毒。同是重慶去的知青為她抱不平,要她去找連長改派,曾卓搖搖頭說那不好,怕連長說城裡人太那個。曾卓當割漆工,當得很苦,有一回中毒,躺了好幾天,眼睛腫得都睜不開縫。   巖溫是曾卓的班長,一個極富同情心的傣族小伙,便利用手中的「權力」給了曾卓很多照顧,一群小伙子割漆的時候,就讓她守桶或者派她去摘野果;過河的時候,曾卓怕水,巖溫將背一躬,伸開雙臂就像豬八戒背媳婦過河。後來曾卓真的就當上了巖溫的媳婦。連隊的男知青說巖溫不該乘人之危。曾卓不聽這些,安安心心地當起了媳婦,漸漸臉色也變得紅撲撲。一年後,曾卓懷上了孩子,在她臨產前的一個月,巖溫上山去打獵遇了難。眾人去尋,只找到一桿鐵槍和一堆很碎的屍骨。曾卓聽到這消息,咬緊嘴唇,一滴淚也沒有。眾人散去後,她卻一頭軟在床上,失聲痛哭。巖溫的父親早年就去世了。撇下巖溫母子兩個,如今巖溫一去,一家都是女人該怎麼活?婆婆也圍著曾卓哭喊。這時知青已經開始返城,都認為曾卓失去了丈夫便沒了後顧之憂。   曾卓卻留在了猛滿。知青們勸她想遠些,看淡些,她說怎麼看淡?婆婆不能沒孫子,我不能沒兒子。曾卓因為受了刺激,提前分娩,那時剛生下一個2.5公斤重的男孩。曾卓成了那裡唯一沒有返城的女生。回城後,連隊的知青常往來,大家都感歎自身的遭遇不好,說起曾卓又都覺得比她好得多,惹得大家每次都很感慨。   那天在表姐家與曾卓突然相遇,見她穿一條白色柔姿紗裙配一件蝙蝠袖襯衫,裊裊亭亭,既現代又古典,面帶恬靜的微笑,哪有半點像經歷過在苦大難。只是說話口音大變,偶爾卻也會跳出幾句重慶方言。她說她仍在那裡,前幾年上了林學院後分回那裡當了技術員,如今剛考上研究生,婆婆去世已經兩年,兒子已經10歲,成績不錯,年年考第一。問她個人問題,她竟臉紅起來,恢復了往日的靦腆。   表姐把過去同連隊的知青叫來一聚,他們一見曾卓就大叫大喊,全沒有在單位裡的那種莊重。大家避口不問曾卓的個人問題,聚會之後卻不約而同為曾卓的個人問題忙碌起來,大家都說現在才曉得曾卓很堅強,我才曉得女人的名字並不完全是弱者。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862年,德國化學家在科學探險隊從秘魯帶來的古柯葉中率先提取出生物鹼—可卡因。1884年美國人亦從古柯葉中提取了可卡因。人們發現,這種微細雪白的結晶粉有阻斷神經傳導的奇妙作用,尤其對眼、鼻、喉粘膜等疾病既能止血又能止痛,成為醫用的一種麻醉劑。後來一位名叫費洛伊德的美國青年發現可卡因除作為藥用外,另具一種神奇魅力。他親自服用嘗試後寫出一本書—《論古柯》。他寫道:「可卡因確能使人擺脫飢餓、睡眠和疲勞,還具有益智提神的功效。」他還饒有趣味地記述了一位78歲的毒物學家羅伯特·克裡斯蒂的切身體會。這位老學者有一次咀嚼了些古柯葉,竟能毫無倦意地一氣行走了15英里,9個小時未進飲食,卻無絲毫飢渴之感,且翌晨醒來未覺過分疲勞不堪。   此後美國報刊將可卡因宣傳得神乎其神,似乎是包治百病的靈丹妙藥,說它能增加人們的機敏度和工作效率。甚至有些美國醫生揚言此藥能夠減少癮君子對鴉片和酒精的需求量。由於當時法律沒有對可卡因進行任何規定,致使可卡因很快成了美國藥店、雜貨鋪、餐廳等處所的暢銷貨。   1885年,美國底特律和紐約幾家公司開始出售純淨的可卡因及15種古柯製品,其中包括古柯雪茄、可卡因吸入劑、古柯甜酒、可卡因晶粒以及用作皮下注射的可卡因溶液。後來這股「可卡因風」越刮越盛,廠家雖一再增加可卡因的產量,但仍不能滿足公眾的需求,於是不得不從法國巴黎進口一種用酒和古柯配製的混合物「馬裡亞尼」來緩解對可卡因的需求。這種古柯調和物還受到羅馬教皇利奧八世、大發明家愛迪生、以及易卜生、左拉等大量名人的稱道。   古柯葉源源不斷地從南美運抵美國,藥廠除從中提取出大量可卡因作為藥用外,剩下的葉渣還可作為可口可樂的香料。由於可口可樂及類似新產品中含有微量可卡因,且價錢便宜,因而頗受人們青睞,可口可樂風靡一時,不僅成為提神和消除疲勞的飲用佳呂而且被當作緩解頭痛的「腦滋補品」,並被用來對神經性疾病患者作輔助治療。   19世紀末,可卡因還一度被人們當作治療牙痛和哮喘的首選藥。隨著可卡因日益廣泛地被應用,人們注意到它所產生的副作用。1890年,一些醫學專家第一次記述了可卡因成癮的病案。1896年美國康涅狄格州醫學會認為,可卡因用於治療柘草熱及其他疾患是人們對此藥產生依賴性的重要原因。醫學會建議只有醫師才可將可卡因用作局部麻醉劑。   進入20世紀以來,人們對可卡因的作用越來越感到疑惑。1903年《紐約時報》一篇文章中提到可卡因藥物被普通人當做鼻吸入劑使用,其危害性遠比鴉片更為嚴重。當時權威人士提出警告,可卡因已成為最能成癮的有害藥物!   但此時已為時晚矣,美國聯幫政府對可卡因的日益氾濫能起的作用已微乎其微,甚至實際上已無辦控制在國內廣為流行的可卡因交易。可卡因這種本來具有醫用價值的藥物因認識上的失誤加上有些人利慾熏心,終於逐漸變成了具有毀滅性的毒品。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