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當代是「飽食時代」和「空閒時代」,又是「頹廢的時代」和「欺詐的時代」,同時又是「自私與不負責任的時代」。現實的確如此,到處瀰漫著放縱的時髦風氣。
  每個人的生活態度自有所不同,我想這也未嘗不可。但是,一想到要無所作為地度過這漫長人生,就使人感到無比的空虛無聊。
  《涅經》說:「人命之不息,過於山水。今日雖存而明日難知。」
  這就是說,人類生命流逝的速度,比滔滔而下的山溪更為迅速,轉眼之間就消逝了。今天雖然平安,可誰也無法保證明日的安定。《摩耶經》中有一節談到,人生的旅程就是「步步近死地」。一天一天、一步一步接近死亡,這就是人生的真相。
  《法華經》中也有一段名言:「三界無安,猶如火宅,充滿眾苦,甚可畏怖。」簡單地說,所謂「三界」便是凡夫所居之現實世界,它就像失了火的房子,煩惱在裡面熊熊燃燒,充滿了各種苦難。正如經文所說,人生的確離不開煩惱。子女、家庭、工作等等,仔細想來,可說一切都充滿了煩惱。
  人生被這種無常而痛苦的煩惱所束縛、所玷污,如何使人轉向不變的「常樂我淨」的幸福狀態呢?也就是說,怎樣才能從人生的悲觀主義中解脫出來呢?怎樣才能確立正確的法則和人生觀,依靠堅韌的樂觀主義生活下去呢?
  這個「棄暗投明」的轉變正是人生的頭等大事。我之所以立足於悠久的生命觀,走上信奉佛法的道路,理由也就在此。從無常的世界向永恆世界的轉換,正是有史以來人類所孜孜研究的課題。
  小林秀雄先生在《莫扎特》一書中寫道:
  「對強韌的精神而言,惡劣的環境也是實在的環境,既不缺什麼,也不少什麼。」「生命力中有一種能力,能將外在的偶然看做內在的必然。這種思想是宗教式的,但它並不是空想。」
  這便是和環境搏鬥,並戰而勝之的人類能力;是精神的力量,能將外在的偶然性看做內在的必然性。這種無限的力量就蘊藏在自己生命之中,本人能切實感受並加以發揮,而真正的人生之路就在其中。
  這樣努力下去,不為任何環境所屈,總是忠實於自己,發展自己,於是便奏響了人生的凱歌。
  佛法中有所謂「梅櫻桃李」的命題。
  比如梅花,於春光初見之時,首先開出高雅的花朵;然後是櫻花盛開的季節,它也盡顯風姿;桃花、李花也都各領風騷。同樣,人也應當讓自己的生命開出美麗的花朵,不,生命內部本身就有催開絢麗鮮花的神力。
  那麼,帶來這種神力的東西是什麼呢?這便是對自身「使命」與「責任」的深刻覺悟。某些人以根本的「法則」為基準,始終堅持一定的生活道路,即將使命和責任視為非我莫屬的。這樣的人就會不斷開拓自己的生命,就和梅、櫻一樣,遲早會開出燦爛的鮮花,散發出陣陣清香。他就可以最大限度地發揮生命的作用,並為此感到驕傲、滿足和充實。
  不管是哪種人,都是帶著某種使命而生於世上的極其寶貴的人。這種使命並不體現於外部相對立的世界中,而體現在與自己搏鬥、戰勝自己、貫徹自己信念之時。人生的一切,都是自己生命現象的表象,是自己生命的反映,人決不為外界而活著。我的恩師戶田先生經常教導我們說:「要為自己的生命而活下去。」這句話具有深刻的內涵和千鈞的份量,指出人生終極目的之所在。Author :池田大作   Provenance :池田大作思想小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談天說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