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節前的一個夜晚,大片的雪花在空中飛舞,紐約市郊的一所教堂裡,仍有燈光透出。
  白髮蒼蒼的老牧師已經在白天主持了三個婚禮,現在,還剩下最後一對新人站在他面前。他們身後是寥寥無幾的雙方親屬。
  新郎新娘著裝樸素,一望而知屬於生活並不富裕的那種階層,然而他們氣質高雅,可以看出都受過良好的教育。
  老牧師已經累了,他渴望早早結束這樁平凡的婚禮,以便早早上床休息。簡潔的儀式很順利地進行著,年輕的新郎新娘帶著一臉的莊嚴,甚至可說還有一點兒悲慼,一言不發地受著眾人的「擺佈」,與白天的三個婚禮那喜氣洋洋的場面相比迥然不同。「顯然他們也累了。」老牧師想到,他又戴上花鏡,例行公事地開始了那句每個婚禮都不可或缺的問話:「莫裡斯先生,您愛您的新娘子嗎?」「我……我不能肯定。」沉靜的新郎遲疑著說出了這樣一句話,家屬們和老牧師都安靜下來,他們顯然對新郎的回答感到震驚。牧師注意到端莊的新娘也是一怔,但又旋即恢復了常態,依舊目不斜視地望著前方。
  新郎自己打破了寧靜。「我並不知道自己愛不愛她,我只知道她在全心全意地愛著我,而我則一直對她抱著一種無與倫比的依戀之情。從見到她的第一面起,我就知道,我的餘生要與她拴在一起了,我們必將在一起相攜相挽著走過一生中剩下的所有日子。小時候我是一個十分依賴父母的孩子,等我長大了,除了我的父母,我的那份情感又在她的身上發掘出來,即使我們有短暫的分離,但我的心是充實的,她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都好像仍在我身邊,我不能想像真要失去她我的生活會變成什麼樣子。我仍然清楚地記得我們大學剛畢業時同甘共苦地度過的那些日子,我帶著外出找工作未得的一身疲憊與沮喪回來時,她會端出僅剩的一塊麵包,並撒謊她已吃過而讓我獨享;當然我也記得自己沒錢給她買高檔的服裝與昂貴的手飾,她卻穿著破舊的衣服安之若素;她背著我出去給飯店端盤子洗碗,回家來卻仍強撐笑顏騙我在富人家裡找到了家教的清閒工作。我只知道我將因她對我所賜的一切恩惠而感激她,我只知道我將用我的後輩子去為了她而努力奮鬥,我只希望不再讓她重新經歷以前的那些艱苦日子,不必為了房租電費和明天的麵包發愁,不必再去忍耐那些我們曾經為之忍氣吞聲過的呵斥與白眼。我不知道我的這種情感相比她的來說有沒有資格叫做愛,我只知道對於她對我所傾注的愛來說,我的這些情感太渺小了。所以我說我只知道她愛我,並不知道我是否是在愛著她。」
  所有的人都沉默著。端莊文秀的新娘眼裡蘊著晶瑩的淚,但她努力克制著不讓它們掉出來,她抿著好看的嘴角,秀氣的下巴痙攣著。
  這次是牧師打破了沉寂,他將臉慢慢地轉向新娘:「尊貴的小姐,請問,您愛莫裡斯先生嗎?」「我……也不知道。」她清了一下喉,繼續說下去,「我也只知道他愛我。雖然他不能給我買汽車、別墅和高檔服飾,而我到目前為止的渴望仍只是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但他在我心中仍是最能幹最無可替代的。我們沒有汽車代步,但我們一起背著背包郊遊卻讓我感覺快樂如在天堂;沒有高檔禮服,我們不能參加豪華的宴會和沙龍,但我們一起在陋室裡和著舒緩的鋼琴曲跳舞時,卻讓我覺得我們就是這個世界上最高貴的公主與王子;我們有時只能吃上麵包與白開水,但我們點起蠟燭坐下來吃時,那種情調勝過了任何豪華的燭光晚餐。我知道現在我們仍然很窮,但我記得去年情人節時,他將一枝紅玫瑰遞給我時的那副又得意又調皮的神情,可誰又知道,就為了買到花店裡這最後一枝處理的玫瑰,他捏著僅有的50美分在店外的寒風中整整站了兩個小時。我們是很窮,但我們有純真的感情在,我相信憑他的才幹,我們終有一天會過上幸福的生活。我將為了讓他成功而奉上自己的一切。我也不知道這是不是一種愛,我不知道用『愛』這個詞來表達這種情感還夠不夠。」
  新娘說完已是淚流滿面,教堂大廳再次靜下來。老牧師這次沒有說話,他越過眾人的頭頂望向大門,卻又像在望著大門以外的什麼地方。
  屋外,雪不知何時已停了,大地一片銀白。遠處傳來風琴伴奏著的《神愛世人》的旋律,稚嫩的童聲輕輕重複著最後一句,「讓愛永埋心底,讓愛永埋心底。」月亮從雲中出來,將屑屑的銀輝灑在這片聖潔的土地上……
Author :貝安妮   Provenance :煙台晚報

ibon mart統一超商線上購物中心

創作者介紹

談天說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