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有水的地方就會有魚,多得令人難以想像。

喝冰水長大的魚始終飢腸轆轆,這就有了在海拔4900米以上的西藏馬泉河一帶的捕撈奇觀。

  中午,陽光格外耀眼,以至人們得戴上變色眼鏡才能正視白色世界。

這種天氣正是「夢魚」的好時機。士兵們在岸邊撒上一些炒熟的加了香料的青稞,作為誘餌,在岸上吊魚的胃口。

河灘像席夢思一樣柔軟,士兵們席地而臥,蓋一層薄薄的陽光。

日光浴很易引人入眠,或聽魚跳躍之聲,或讀空中雲彩之美,或閉眼踩著夢的小徑去幽會遠方的情人,就這樣,「夢魚」開始了。

  魚天性愛蹦,聞到青稞的芳香,抑制不住激動,躍出水面老高,總有不少運氣不佳的魚(「夢」者一定好運氣)落在了岸上,在沙地上蹦幾下,若再想與水謀緣,那只有下油鍋前的一次機會了。

  若是到了冬天,馬泉河結了可以行人過車的厚冰,自然「夢」不來鮮味兒了,卻有另一種捕法,能叫人在冰天雪地的季節裡胃口大開,那就是「掃魚」。

  掃魚和夢魚一樣簡單,只是要費些體力。在冰面上找一薄處,用鐵錘砸開一個冰窟窿,然後用大掃帚或樹枝在洞裡胡掃一氣,魚受到驚擾,立刻會嘩嘩亂蹦,有不少的蹦到了洞外,人們只管在冰面上抓就行了。一個洞口能「掃」出好幾斤魚呢。

此法多有人為,其樂無窮。

  在馬泉河釣魚也與他處有些區別。一根無論什麼樣的繩子,較細則可在尾端拴一顆圖釘快速往河裡摔,魚還沒偵察出是什麼東西,見亮光一閃,就迫不及待地搶著吞進了肚裡,猛一提即是一條活蹦亂跳的魚。

  真該感謝那些魚。雪地上長不出青青綠綠的維生素,半截在口裡,半截在胃裡,還有半截是碗裡的脫水乾菜,大多是1962年左右的產品,比戰士的年齡還長,吃得大家臉色臘黃,指甲凹陷,眉毛和頭髮因脫落而稀疏,哨兵們的身體上四處都是維生素奇缺的見證。

連隊每年只有靠「夢、掃、釣」三法捕上一千多斤的鮮魚,補貼副食的不足。魚晾曬在鐵皮屋頂之上,整個哨所一年四季都飄著濃郁的魚腥。

  於是,這些本為和平而來,卻為生存而忙的軍人,首先應做好漁夫。他們說,夢魚也能夢出一種精神,一種境界。

  煙 趣

  西藏墨脫是全國惟一不通公路的縣,海拔5000多米的多雄拉山如屏障使內外相隔,進出一次好腳力也要步行六七天,有人僅單程之旅,一雙新解放鞋磨爛程度達90%,還蹭掉了八個腳 指甲,一塊普通的磚頭運進去造價高達十元,素有「雪域孤島」、「封閉王國」之稱,每年僅三個月的開山通行期,長達九個月的大雪封山時節,進出不能,這便是士兵們的缺煙季節。

  1989年春節前夕,墨脫全縣只剩兩條發霉的「烏江」煙。當時,軍分區的一位副司令員正在墨脫駐軍蹲點,煙癮比他的官兒還大的副司令員早已斷煙,煙癮一犯就急得直掐大腿。

縣長、書記為了讓他過一個像樣的春節,親自來到營地,代表全縣人民,把兩條珍貴的「烏江」煙作為厚禮,送給了副司令員,以祝他春節愉快。

  副司令員捧著發霉的「烏江」煙,小心地撕開包裝紙,雙目增神,情緒倍爽,聞到一股誘人的煙香(實際上是嗆人的霉臭),喃喃地說:「我的命根啊,這下我有救了……」

  他急不可待地叼上一支煙,嚓地一聲劃亮了火柴。此刻,他的眼前浮現出一群煙鬼的貪婪模樣。戰士們備受寂寞的煎熬,幾乎個個染上了煙癮,眼下人人都對那高貴的尤物有一種切入骨髓的飢渴。

  現在喜從天降,墨脫的父母官送來了兩條「烏江」,對於向來只抽「紅塔山」的副司令員,煙是次了些,少了些,霉了些,可畢竟是真傢伙,我個副司令搞特權,能抽得下去麼?步行進墨脫,苦熬一個封山期,不正是要和戰士們苦樂與共嗎?副司令員想著想著沖通信員喊道:「通知部隊立即集合!」

  齊刷刷的隊伍,副司令員雙眼潮濕地發表了堪稱一絕的新年祝辭:「同志們,墨脫縣委縣政府帶著全縣人民的魚水情來慰問我們,給我們帶來了全縣僅存的兩條『烏江』煙,為慶賀春節,我現在給每人發一支煙,讓大家分享墨脫人民的深情厚意,祝大家佳節愉快,扎西德勒(藏語:吉祥如意)!」   掌聲。掌聲。有淚液摻和的掌聲……

  副司令員發完最後一支煙,自己面前只剩下一堆空盒了。他便從每個空盒裡抖出一些煙絲,用報紙一裹,吧嗒吧嗒抽響了「喇叭」,還樂道:「哈,我又賺了,這比一支煙的煙絲多多了。」

  無煙抽馬糞,絕非聳人聽聞,這是墨脫以至西藏其他邊防部隊的發明。馬以草為食,又因馬的消化功能很差,糞便粗糙,有「馬屎外面光,裡面一包糠」的民諺為證,又易於接火,煙霧茂盛,故此成為最廉價的,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天然「煙絲」。

每年夏季,就有經過缺煙體驗的「老煙民」熱衷夏儲冬用,外出巡邏時,見一堆馬「恩賜」的寶物就拾,甚至用軍帽軍衣盛回。

精心晾曬,小心保管,藏於枕邊床下,鎖入箱中櫃裡,待缺煙時節大派用場。有勤儉多儲者,必受懶惰「煙蟲」羨慕,偶爾想討點搪癮,還得給「富戶」獻上好言一筐:「明年我早作準備,定連本帶息還你。」

終於喜獲一撮,口吐黑煙美滋滋屁顛顛而去。無所謂它是否真有香煙的效用,只要有一股魔鬼般張牙舞爪的煙霧於口鼻噴出,就能安魂定神,就能爽心益肺。

  有癮大而又不肯乞討者,另闢蹊徑。墨脫夏是暴雨冬是雪,陰冷潮濕,地板多為木板鋪成,且不規範,木板與木板之間縫隙甚寬,以往吸煙後,煙頭隨地一扔,掃地時就被那些長方形的嘴吞了進去。

確難挨時,鍬錘並用,撬開地板,寧肯掘地三尺也不放過一個煙頭。

  還有一種「雅士」,被煙疾所迫,就抽茶葉。茶葉在這裡是只有像副司令員那種人物才捨得泡水喝的,士兵們全讓它化為煙霧,因其不如馬糞那般經濟和有充足的來源,只能成為少許軍營「上層人士」的儒雅消費。

□  Number : 9624 Title :處方上的洋字碼 Author :王廷芬

創作者介紹

談天說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