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一次,我去廣西講經,大虛法師親口對我說,本真法師是湖北人氏,曾在雲居山參禪多年。有一天黃昏本真法師獨自一人在九江一個無人渡口處坐著歇息,忽見二男一女,穿著入時,從江面騰空躍出,飄然若雲,從他面前經過,有說有笑,見他也不答理,直向通往九江鬧市之大道而去,法師稍作定神,起身跟蹤追上,待鬧市人多處,便斗膽在其中一人肩頭拍擊一掌,大喝道:「你們這些鬼東西,到底從哪里來?」誰知此三「人」竟不驚不怖款款回過頭來道:「從老地方來!」這好像是一句絕妙的禪機,只弄得法師半晌立在那裏也未曾參透,醒過神時,三異人卻早已不知去向。 其實,在我們現實生活中,擦肩而過,相視而笑,搭訕問路……,不知有多少人都是其他空間的眾生逢緣相遇啊。 記住我一句話就行:說好話,存好心,做好事,保你相安無事。更聰明一點的人就會行走坐臥語默動靜「阿彌陀佛」,這可不能與打妄想,唱流行歌相提並論。若你從我的故事裏真有體悟,那就請接受我教你的話:老實念佛,勸人念佛,一片佛心,六時祥寧。 2、有一個叫海通的法師,精于形意拳法,輕功超絕,話說藝高人膽大,是有三分真實呢。他住在廁所旁,老說那裏磁場不好,說自己用功調調。佛言「境隨心轉」,是要我們修清淨心,是用我們放下妄想執著的心來轉變外面一切人事環境,轉變境界,若不是在如法修證一心處著眼,那還是被境所牽,靠什麼氣功來轉境,終是徒勞。 那天晚上,道空法師懺願,決定走時,他也曾神情恍惚,面色烏黑,顯然,他見鬼了!正當道空法師懺到悲從心來時,一個女鬼現前了,道空法師便出奇地坦然,真心地對她說:「我修行功夫的確不好,很是慚愧,我說的是發自內心的話,若我欠你的命,你就隨便取好了,若你想要我幫你超度,我就為你超度。」 說完這番話,他虔敬地禮佛,一抬頭忽見白衣觀音現前,女鬼倏然消失。真是一念佛心現,菩薩在眼前,一念清淨一念佛,念念清淨念念佛。看來真實心可改變一切是不虛的道理,難怪古來大德皆教誨弟子「一切從真實心中去修」啊。 3、碩鼠護法 仁通師,大修行人也,以前常住雲居山,和道空師相識於普陀山法雨寺。道曾問他因何不去終南山住,通說:住過,碰到一點魔事。但未說何種魔事及細節。在法雨寺作別後,通師去了天童寺後面的林場一山中廢棄的茅棚,據說曾是古時一道場廢址。現有五六間小破屋,因荒無人煙,一直閒置,通師以為此地正是好用功處,便安頓下來,後來道空師去拜望他時,見他住得實在自在,且發生了許多很是不思議的好境界。在這裏道空師才聽到了仁通師當面親口告訴他老鼠護法和當年在終南山居住時碰到的所謂魔事真相。 他本來是和一位同參從雲居山下來要去終南山常住的,就在兩人搭建茅棚時,突然一隻碩大之龍爪橫空飛來,抓去了同參半只耳朵,想想還是走吧,趕快離開,看來終南山非他二人有緣之地,於是急往普陀法雨寺而來。 老鼠護法之事發生在他離開普陀住在天童後山裏的時候。剛到那裏時,老鼠們照樣毫不客氣地欺負他這個異鄉人。經書、衣服、坐墊不幾天就被它們撕咬得七零八落,弄點吃的剛放在那裏不到半個時辰就被它們搶先吃個精光。夜晚它們睜著酸棗大小,放著紅光的眼睛來回躥,相互打鬥吵鬧,攪得烏煙瘴氣,知道的人都會說這是老鼠,不知道的肯定會以為是野貓,因為它們最大的個頭要一尺半長,貓見它們都會狂奔而逃的。 後來通師想出一個妙招來了,就是給它們買花生吃,時間長了,他發現這些老鼠真的像朋友似的時常會和他客氣起來,倒覺得很是可愛,它們非但不咬法師的東西,而且擺起自尊心的譜來了。 有一天,通師弄來一些書籍和食物,擔心它們會咬壞,就給老鼠們喂足了花生,直到再喂時,它們會不斷地抱起兩隻前爪推讓,實在拗不過去時,它們便用唇齒叼著放在一邊去。晚上法師因不放心,又用電筒去照了照隔壁房間裏的東西,見無損才放心去養息,誰知竟傷了老鼠的自尊心。第二天他一推開門,吃驚不小,老鼠們把滿地亂鋪的松殼全部弄到牆角處,地上乾乾淨淨的,另一旁是他堆放整齊的衣物和食品,完好無損,老鼠們自顧嗑松籽充饑。此事令通師非常感激,每有朋友去拜望他帶去美食時,他總會記著先請它們打牙祭。可見有緣之地,什麼都會投緣,無緣之地,攀緣亦是違緣。 4、一人修道全家蒙佑 清修師說他們村上發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的事。 有一男子夜宿橋下,忽聽得倆精怪說話。 甲怪說:「咱倆吃了他吧?」 乙怪說:「不可,此人之妻時常在家念佛燒香呢。」 甲怪說:「不會吧,他家幾時有人可曾念佛燒香呢?」 乙怪又說:「你有所不知,此人素日不善,妻子卻是善人,唯恐丈夫不許其念佛燒香,便在心中默念,在櫃子裏燒香,已有十五春秋。」 甲怪最終答應:「那便罷了。」 此人聽後嚇得魂不守舍,拔腿就往家跑去,進屋便命妻子打開櫃子,妻子想這下糟了,又得一頓好打,只好硬著頭皮打開箱子,只見箱內香灰已積有一尺有餘,哪知丈夫看後直向妻子叩頭,千恩萬謝。 至今隨妻信佛篤誠,常勸人向善。 5、道心彌堅 那天正午,我去紫霞洞給老道長送一幅觀音菩薩顯聖的相片。老道長見我上山來,親切地喊道:「大和尚啊,我要修忍辱呢!」 「阿彌陀佛,忍辱好啊!」我邊回答邊走進洞去。 我拿菩薩像給他時,老人家立刻五體投地給我邊頂禮邊說:你就是菩薩了。我知道他是在為得到一幅菩薩像而真心歡喜。老道長拉我坐下,說:連續三個晚上都見到一種境界,第一夜,我正在打坐,忽然進來三位美豔女子,進門就脫光了自己的衣服,躺在我的炕上,我這麼大歲數了,反正我不怕,只顧念自己的佛,兩小時後她們一言不發,自己走了。我知道她們三個是誰,不就是我門口那三隻白鼠嘛!第二晚十二點,來一彪形大漢,不停地用一隻大手抓我腦袋,但每次只能抓到離腦袋不足一寸遠的地方,好像他拼命在抓,有個什麼無形的東西擋住了,使得他不能傷害我的頭,我拼命念佛,念一聲他縮小一節,很快縮進地下去了;第三晚,洞口像有人騎著戰馬,在門口兜圈子,熱鬧極了,我拿手電筒往洞外照了幾下,就消失了。看來我忍的功夫還不夠呀! 我教他念淨土五經,好好念佛,求生淨土,他說:是!那些老道經常罵我僧不僧道不道的,經常與和尚在一起。可憐呀,他們不懂啊! 幾月後,我上山辭行,老道長欣喜異常地說:「哎呀,大和尚,我住得雖高,心裏卻慚愧啊,可我現在不看風景也有風景了!」 這話令我吃驚不小啊! 6、慧覺法師俗家鄰鄉閻門村,今多居閻馬二姓,地理惡劣,人心不古,性多凶慘,一言不鉚,刀杖相往,時有人命死於是非之間。 有一閻姓老嫗,守寡有年,雖說雙目失明,卻能自己下廚,又可摸針穿線,幸有一孝侄照顧。 前兩年忽心絞痛引發心臟病卒死,好在侄兒一片孝心,請來居士晝夜助念。三日後忽然複生。居士們見其蘇醒,竟相誇功:你可不知啊,我們為你念了三天三夜佛名,累壞了!熟料這老嫗非但不喜,反而不屑地抱怨道:「你等根本沒有念,只有我侄是真心的。他雖未持佛名,僅誦《大悲咒》,可我就是靠他逃出地獄的。」接著她繪聲繪色地講出了三天三夜去往地獄的真實經歷。 黑白兩位無常,相貌畏怖,體高數尺,用鐵鏈鎖著她的脖頸,強拉硬拽,崎崎嶇嶇走了好長時間的路,進入一個大黑洞,陰氣森然。不一會兒,忽見前方好像有五道奇高無比的黑大鐵門,她只跨過了三道。每到一門前,其門自然張開。而且見往來押解和受刑的鬼卒與罪人無數,鬼卒們拿大狼牙棒照罪人腦門頂上猛擊,血如噴泉飛濺,就是把罪人倒插于石磨裏邊推邊聽慘叫等等,應有盡有。與《地藏經》裏形容地獄相狀一般無二。當她嚇得毛骨悚然,進入第三道門檻之際,忽見一十分兇惡大鬼指著一高不見頂,廣無四邊,大似須彌之黑山厲聲道:「瞧你造下的罪業!」話音剛落,一巨石碾從空飛旋,沒頭沒腦的砸輾而來,根本無處躲閃。正在她淒慘嚎叫時,她侄兒手拎大銅錘突然出現,一錘就將黑山砸碎一半去。這時有一位法相十分壯嚴的和尚,身披金光閃閃的袈裟,用金色錫杖一指,另一半黑山像蒸發了一樣,一下子不見了蹤跡。並告訴鬼卒們說:「她現在是個好人,放她走。」誰知這話音剛落,她就醒了,而且還哀哀地叫喚腳痛。她告訴大家說三天后彌陀會,她要在這一天走。果然,法會間她往生了,很自在。 這一天眾居士們助念很真誠,再也不敢有邊念邊沖殼子侃大山的人了。同時都在暗暗地思地獄苦,發菩提心呢。 經言:閻浮提眾生,起心動念,無不是業,無不是罪;假使眾生所做惡業有體相者,盡虛空不能納受。居士所見須彌山之相有何奇異?佛說,羅漢得道後,見到以前曾在地獄時的狀況,尚且渾身冒汗,汗珠儘是血所凝成。 聞者焉能不為己道業勇猛精進,為他助念真切用心呢! (轉) 故事善惡果業 http://ming.2466.cn/yinguo/yinguo/Index.html

創作者介紹

談天說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