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德宗每臨朝,多令征四方丘園才能("能"字原缺,據《杜陽雜編》補),學術直言極諫之士。由是題筆獻藝者滿於闕下。上多親自考試,故絕請托之門。是時文學相高,公道大振,得路者鹹以推賢進善為意。上試制科於宣政殿,或有乖謬者即濃點筆抹之,或稱旨者翹足朗吟。翌日,即遍示宰臣學士曰:"此皆脫門生也。"公卿大夫已下,無不服上藻鑒。宏詞獨孤綬試《放馴象賦》。及進其本,上覽,稱歎久之。因吟其詞云:化之式孚,則必愛(明抄本"愛"作"受")乎來獻;物或違性,斯用感於至仁。上甚嘉之,故特書第三等。先是代宗朝,文單國累進馴像三十有二,上悉令放於荊山之南。而綬不斥受獻,不傷放棄,上賞為知去就也。(出《杜陽雜編》) 貞元五年,初置中和節,御制詩,朝臣奉和。詔寫本賜戴叔倫於容州。天下榮之。(出《國史補》)

【譯文】 唐德宗李適每次上朝時,多次下令徵召四方隱居的能人,學術有成,敢於直言諫議的人士。因此,宮殿門前聚集了很多被舉薦來參加考試的人。皇上親自主考,杜絕了旁門左道、托人說情等不正之風。儒生的地位被提高了,平等競爭,公道大振。知情者都為推薦賢士而盡心盡力。皇上在宣政殿設立考場,遇有錯謬之處濃筆點抹,遇有稱心的文章,則翹足吟誦。第二天,便把考試的文章給宰臣和學士們看說:"這都是我的門生。"滿朝的官員,都很歎服皇上的英明。參加宏詞科考試的獨孤綬作了一篇《馴象賦》,皇上讀過之後,讚歎很久,還吟誦著賦中的句子:化之式孚,則必愛乎來獻,物或違性,斯用感於至仁。皇上特別讚賞這些句子。所以皇上在他的名下寫了第三等。早在代宗朝時,文單國進貢馴像三十二頭,皇上命令放到荊山南部。獨孤綬在賦中既沒有說接受進貢不對,又沒說把馴象放回山中不好,皇上很欣賞他很理解皇上的心意。 唐德宗貞元五年,初設中和節,皇上作了一首詩,眾朝臣唱和,皇上下詔把這些詩的寫本賜給客州的戴叔倫(任容州經略使,唐時著名詩人)。國人為戴叔倫而榮耀。

 

 

 

 

 

 

創作者介紹

談天說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