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中最討人喜歡的男主人公大概就是寧采臣了,而我們安其最討妹妹們喜歡的也是寧采臣,白天的時候他叫口吃,晚上心情好了就叫寧采臣。 我們相識是從討論到底是邵萬生的 還是一隻鼎的蟹糊好吃開始的。前天晚上我幹活干的晚了一點,就上去和大家問個晚安, 打算聊一會兒就睡,一進去就見到口吃發牢騷:「以後再也不在晚上泡網了,忒邪門」, 我問怎麼回事,他說:「算了,不想說,我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呢」,我沒多問,睡覺去了,直到昨天下午,口吃打了個電話過來,說下星期回國,聊著聊著我突然想起前天晚上的事,又問他,他楞了一楞,告訴我:「還能有什麼事啊,不就是你故事裡寫的那堆破事嘛,告訴你以後可別再寫了,害人。」,我樂了:「我寫故事怎麼害你了?」,口吃說: 「你自己到我主頁的論壇上看吧,我都寫在那兒了」。 掛了電話,我馬上連上線到他的論壇去了,這次好了,寫都不用我寫了,原文如下: 大家好,我是口吃,昨天我碰到一件怪事,如果哪個朋友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請給我 寫信,非常感謝,事情大致如下:我在安其聊天,聊的比較晚,那時候我換了名字叫 寧采臣,到大概晚上十二點多的時候,進來了一個叫聶小錢的人,我就問他(她):「你好小錢,你見到小倩了嗎?」,本來是句玩笑話,可是對方看上去好像有點生氣,她說:「小倩姐姐在忙別的事,今天我來當班」,我問她:「你當什麼班啊?」,「你沒看過聊齋嗎? 我們都是到處找男人吸精血的呀,我就是找人來了」,我就笑了,我說:「你們這些鬼現在科學發達了,找替身都找到網上來了,在哪兒學的電腦啊?不是旺死城吧,哈哈」,聶小錢大概覺得我在諷刺她,就惡狠狠地跟我說:「你等著吧,我會來找你的」,我問:你知道我在哪裡嗎?她竟然當場就把我住的地址包括門牌號全說出來,我嚇得當時就把機器關了,心想現在黑客真是越來越厲害了,能通過ip查門牌號,這樣下去哪還得了,過兩天來把我家都搬光了。 正好這時候有個國內來的朋友叫我去夜總會看table dance, 我也沒好意思推,就陪他去了,夜總會裡面烏煙瘴氣,空氣很不好,我就一個人跑到門廳裡抽煙, 摸了半天沒找到打火機,這時候一個很漂亮的中國女孩子過來幫我點煙,我點頭說謝謝, 我以為她是裡面的show girl,就問她為什麼會跑到這裡來做,她說她是來旅遊的,後來 我們就聊了大概二十多分鐘,我朋友在裡面叫我進去,我急急忙忙走的時候問她貴姓,本來想留個電話給她,正掏名片的時候她說她叫聶小錢,我以為我聽錯了,她又重複了一遍, 我嚇糊塗了,連再見也沒說就走了。 回到家,我就是覺得身上哪裡不舒服,一看表凌晨三 點多了,洗了腳想睡覺,腳剛一泡到水裡就一陣頭暈目眩,我連忙站起來,以為我的貧血又發作了,這時不小心看了一眼鏡子,發現裡面我自己的臉是兩半的,一半是我的臉,一 半是那個我在夜總會碰到的女孩的臉,我以為我出現幻覺了,就掙扎著跑想出去拿藥,可是鏡子上開始滋滋響,像有一張無形的手在鏡子上寫字,沒有水霧的地方出現了一串我看 不懂的文字,看上去象梵文。我也沒多想,就跑到裡屋拿了藥吃下去,呼呼睡了。 第二天 我起床的時候竟然竟然竟然發現鏡子上還有水霧,那串字還在,我就把字照著樣子畫下來 拿到系裡的考古系去問,田教授告訴我那是女真文裡面「誘惑」的意思。 本來我不大相信這個故事,我以為大概是口吃閒著沒事也想寫鬼故事了吧,後來口吃回國的時候我被他的臉色嚇了一跳,蠟黃!基本上按照他那麼規律的生活方式,身體是不大可能變成那樣的,口吃問我:見了我這樣,你還是不信?我沒回答,順手把他的左手拎起來一看,手腕處有條清晰可見的刀形斷紋,我點頭說:「我信,一百二十個相信」,他問我為什麼,我告訴他:你去看看太平書局九五年出的《卜算子》這本書就知道了。  [轉帖]

《DALI》創意無痕壁貼◆可愛小綿羊:

 

 

創作者介紹

談天說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