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發生在一大城市的郊區.........   林和強都是第1屆的新生而且在同一寢室,剛進校時感覺還不錯,雖然是郊區但教學樓、宿舍都是全新的,可久了後覺得寢室裡太吵了,沒什麼學習氛圍,尤其是  室友買了台電腦後更不得了,於是兩人決定到外面租房........找了一個多星期終於有眉目了,在高沙村的一幢四層樓的名房裡,他們租了二樓走廊最底間,價格便宜陽光充足,而且隔壁就是二樓唯一的廁所,本來是挺方便的,不過房東卻把那廁所用大鎖鎖了說:「裡面的水管壞了,要用廁所到一樓。」   兩人沒法就這樣住了下來。住了段時間兩人感覺不錯,和周圍的人也都混熟了,就 是住在樓梯口間的婆婆不和他們說話,他們也不在意,老年人大多這樣的,唯一遺憾的就是那最近的廁所不能用,跑上跑下的上廁所還真夠累的,於是兩人把那大鎖給撬了進去一看,馬桶、水槽、淋浴噴水龍頭一應具全啊,也沒發現什麼壞的地方都可以用啊,兩人大罵了房東騙人後就用起了那廁所。   當天晚上,兩人洗完澡就趴在桌上看書了,看到11時隔壁廁所裡傳來~~嘩嘩~~~的水聲,強就對林說:「瞧,我們剛開放的廁所就有人在用了,大家都方便了嘛,明天肯定有人會謝我們的。」林正看的認真只「恩」了一聲,兩人看到12點真的撐不住就想上床睡了,可廁所裡還有人在洗,林埋怨了句:「誰啊,那麼晚了還洗,強,你去瞧瞧。」強瞅了眼已躺在床上的林說道:「你小子就懶,會是誰啊.......」   說著已來到廁所門口,推開了半閉的門「~~吱~~~」一聲,強嚇了一跳「該死的耗子,半夜出來嚇人!」廁所裡沒有人,只有水龍頭開著,強罵了句「TMD」就把水龍頭關 了,回到房裡林還沒睡著問道:「是誰在洗啊?」強悶聲道:「沒誰,不知誰這麼沒公德,水龍頭也不關。」說完倒頭就睡。睡到三點,兩人被~~嘩嘩~~~的水聲給吵醒了,林揉著眼睛不滿道:「搞什麼啊,讓不讓人睡覺啊,強,你剛才關了水龍頭沒啊?」 強穿了一隻拖鞋道:「關上了啊,怎麼搞的......」睡眼惺忪的來到廁所門前,推開門,「TMD,火大了,誰啊,開什麼玩笑啊!!」只見那水龍頭又獨自~~嘩嘩~~~~的流著,強忿忿的關上龍頭,轉身想走,忽然「轟隆」一聲,是馬桶沖水的聲音,強「媽呀」大叫著跑回房裡,林坐在床上瞪大眼看著他:「鬼叫什麼啊?怎麼啦?」 強喘氣答道:「真的碰鬼了啊,馬桶自動沖水啊,嚇死我了啊!」林白他一眼:「神經啊,房東不是說水管有問題嘛,怎麼會有鬼,睡啦!」強經過剛才事後怎麼也睡不著了,而林卻起了鼾聲,迷迷糊糊間強聽到了歌聲「~~~天上~~~~掉~~下個林妹妹~~~~~~」好像唱的是嵊縣那邊的越劇,那聲音從廁所裡緩緩飄到他們門前,強嚇的全身發抖,而林的鼾聲也早停了正輕輕喊著強:「強,你聽到什麼沒有?強!」 強哆嗦著答道:「聽到了,別出聲啊~~~」漸漸的沒聲了........   兩人折騰了一晚上,第二天兩隻「大熊貓」就去上課了,上的是寫生課郊外陽光明媚、空氣清新,很快兩人便把昨晚的事給忘了,可晚上回到房裡又想起昨晚的事,兩人一商量決定洗完澡早點睡,於是兩人看了會書10 點就上了床,剛躺下強忽然問道:   「林,你剛才洗完澡有沒有關水龍頭啊?」 林道:「關了,你別疑神疑鬼的了,睡了。」睡到了11點,強忍不住了,坐了起來望著林,林很無奈回看著強說道:「我真的關了的,要麼你去看看。」 強瞪大眼:「什麼!!還叫我去,這回打死我也不去了,要去你自己去。」 顯然兩人又聽到了隔壁的~~~嘩嘩~~~~聲,強鎮靜點說道:「別管了,睡吧!」   兩人同時躺下用被子蓋住了腦袋,也不管天熱悶了一身汗也不在乎了。迷迷糊糊又聽到了歌聲「~~~人去樓空空寂寂,~~~舊日恩情情切切,憶往昔,往昔夫妻甜似蜜,憶往昔(呀),往昔夫妻似膠漆。~~~~」唱的是越劇《人去樓空空寂寂》的選段,兩人聽著那歌聲飄過去飄過來,經過他們房門時總要停一下,「死就死了!」,強下床蹲到門口隔著門縫往外瞧,林也來到了旁邊瞪大眼從門縫外看,那歌聲又慢慢飄過來了「~~~人去樓空空寂寂~~~......」兩人摒住氣,握著對方的手已經全是汗了,忽然一個紅影一晃而過,「啊!」兩人輕呼,都趕忙摀住了嘴,他們想再等她過來看個清楚,可那晚就那麼安靜了下去,連~~嘩嘩~~~聲也沒了。   第三天晚上,兩人已經有了準備,有時好奇往往會壓下恐懼,兩人打算今晚無論如何也要看個究竟,強問林:「你說今晚會不會來啊?」 林答道:「難說!來了你不怕啊?」「當然怕了!」強怒道,正說著,那歌聲又飄來了,兩人齊齊蹲在門口地上,這次他們看到了,那紅衣女子慘白的臉,拖著長長的舌頭,眼突突的,正對著他們的門癡癡的笑,兩人嚇的癱在地上,強飛速的爬到床上抱起棉被就蓋,抖了好一會聽到沒什麼動靜了,就慢慢把腦袋探出,卻見個黑影站在眼前「啊!!!」強大叫,是林,強看清了,「林你站在我眼前幹嗎啊?會嚇死人的知不知道啊!?」林卻沒反應只怔怔的盯著強,強感到不對勁了,慢慢的往後退,林「嘿嘿」冷笑,笑的強毛骨悚然,「你不是林,你是誰?」強大叫道,「嘿嘿,我也住這裡,嘿嘿~~~~~~~~」林忽然倒下了,沒反應了,強嚇壞了,一把抱起林搖著,林被搖醒了莫名其妙的看著強:「幹嗎抱著我?你想幹嗎啊?」強被弄的哭笑不得,「我想抱著你啊,死小子剛才怎麼了你......」 林盡量回憶著,「哦!!!我和那女鬼對了眼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強弄明白了是鬼上身。   接下來的日子就難過了,那鬼說過她也住這裡,他們就四處打聽這事,結果沒人知道,大多人也像他們那樣剛住進來沒多久,正當他們回房時,那老婆婆叫住他們:「小伙子,過來~~婆婆告訴你們件事了。」兩人奇怪這婆婆平常都不理睬他們的,今天卻主動和他們說話了,連忙走了過去,婆婆閉上眼慢慢說道:「你們住的房幾年前住著對從外地來的小兩口,本來也和和睦睦的,可後來那男的就在外面搞上了個有錢的女的,就把老婆給扔在這裡了,唉~~~~~後來那女的想不通,在一天晚上,到隔壁的廁所用她老公的領帶上吊自殺了,作孽啊~~~還穿件紅衣服上吊,唉~~~~~」兩人這才明白,這可怎麼辦才好,那女鬼分明是纏上了他們,婆婆好像看出他們的難處就說:「在離這裡不遠的上沙村有個小廟,那裡有位萬字仙,你們不妨去叫他來看看。」   兩人沒法,雖然有點半信半疑但沒別的辦法,硬著頭皮將那萬字仙請來了,萬字仙一來便在他們門上寫了個鮮紅的「萬」字,再看了看說道:「誰讓你們把廁所給開了,那女鬼纏上你們了,這「萬」字能保那女鬼進不了門,可到7月14那天就難說了,你們盡快給她送禮!」「啊?!!送禮?怎麼送啊?送什麼啊?」兩人齊呼道,萬字仙無奈的搖搖頭:「你們兩個娃啊,闖禍了啊,送些她生前喜歡的東西給她,到花圈店去找,什麼紙彩電、紙冰箱......燒幾樣給她。」兩人沒法了,只好到花圈店把能燒的都燒了給她,可那天晚上,到了11點歌聲又來了,還有「嘿嘿嘿嘿~~~」的冷笑聲,兩人嚇的不行但想起門口那「萬」字總算心安點,早上起來課也不上了,直接找那婆婆問:「婆婆快告訴我們那女人生前最喜歡什麼東西啊?」 婆婆又閉上眼睛,想了半天:「我記得,有次她和她老公吵嘴讓她老公少抽幾包煙,她想存錢買台收音機,聽說那女的很喜歡聽越劇啊~~!」 兩人恍然,忙不迭的謝婆婆,到了花圈店,兩人挑了台特大的收音機燒給了她。   當天晚上,那女鬼就沒再出來,兩人很興奮終於過去了,就這樣過了些日子,快期中考了,兩人忙著準備考試,女鬼的事也淡淡忘卻了........   就在考試前的那晚,兩人很早上床了準備明天有個好精神,可到了12點時,歌聲又來了而且比前幾次都清晰,歌聲到他們門前停了,兩人大氣也不敢喘,幸好還有那「萬」字,突然門「啪啪啪~~~~」的響起,門縫裡也流進了不少紅色的水,兩人撐不住了,抱在一起,強哆嗦的問到:「今天幾號啊?」 林瞪大眼:「7月14!!!!」突然門窗都震了起來,門轟的一下開了,那女鬼就站在門口,長長的舌頭掛在外面,眼睛凸著,「嘿嘿嘿嘿~~~~」陰陰的笑著,兩人哇哇大叫~~~~強大叫:「我們送了那麼多禮給你了,你還來纏我們,你到底要我們送什麼啊?~~~~~」   那女鬼陰陰的笑了笑,說了一句讓他兩永生難忘的話        今年過節不收禮~~收禮只收腦白金啊~~~!!

藍銅緊緻煥膚霜:

 

 

創作者介紹

談天說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