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玄在徐州,孔文舉時為北海相,欲其返郡,敦清懇惻,使人繼踵。又教曰:"鄭公久游南夏,今艱難稍平,儻有歸來思,無寓人於室。毀傷其藩垣林木,必繕治牆宇以俟還。"及歸,融告僚屬,昔周人尊師,謂之尚父,今可鹹曰鄭君,不得稱名也。袁紹一見玄,歎曰:"吾本謂鄭君東州名儒,今乃是天下長者。夫以布衣雄世,斯豈徒然哉?"及去,紹餞之城東,必欲玄醉。會者三百人,皆使離席行觴。自旦及暮,計玄可飲三百餘杯,而溫克之容,終日無怠。(出《商芸小說》)

【譯文】 孔融任北海相的時候鄭玄在徐州,他很想請鄭玄回到北海郡。派人連續多次去徐州請鄭玄回來。孔融還說:"鄭玄長時間旅居南方,如今剛剛安定下來。倘若有回來的意思,沒有居住的房屋,被毀壞的籬笆圍牆和花園樹木一定要妥善修理,然後再還給他。"鄭玄回來以後,孔融告訴手下的官員說:"當初周朝的人尊敬老師,稱老師為'尚父',也就是可尊敬的父親。如今大家可稱他鄭君,不許直接叫他的名字。"袁紹見到鄭玄後感歎地說:"我本以為鄭玄只是東州著名的學者,今天一見才知道,他還是重厚自尊的長者。他以平民百姓的身份在當今之世,受天下人崇敬,並不是沒有道理的。"鄭玄要走了,袁紹在城東擺酒宴為他餞行,千方百計想讓他喝醉。參加宴會的有三百人,他叫每個人都離席向鄭玄敬酒。從早晨到傍晚,鄭玄一共喝了三百多杯酒,但是他溫文爾雅的表情和風度整天都沒有變化失態。

 

 

亞洲瑞思有機發芽玄米:

 

 

創作者介紹

談天說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