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禮有條不紊的進行著,似乎一切都那麼理所當然,鎮上的警察局根本就沒有檢查過屍體,便判斷為自殺,將屍體還給了家屬。
花圈從四面八方送來,張雯怡的姐姐張雪韻的屍體被放到了靈臺上,靜靜的,無聲的,躺在那裡。
經過一晚上東敲西問,我弄清楚了張雯怡家是三姐妹,大女兒果然是張秀雯!張家真是個可憐的家庭。
在六年前,這個家的一家之主——雯怡的父親就病死了,只剩一個母親將三個女兒拉拔大,但現在就連她的兩個姐姐也死了。
當然,我並不會笨的將張秀雯的死告訴她家人,只是略微覺得有些奇怪,為什麼警方到現在都沒有把張秀雯的死訊和她的死亡證明送到這裡?到底他們在搞什麼鬼?而且李庶人寄放東西的地方,居然就是張秀雯家經營的民宿裡,那是不是可以懷疑,他倆在之前就有某種關係呢?
張雯怡的母親,那個美麗的年輕少婦,披著白麻,坐在靈台旁,暗自啜著淚。由於張家人緣一向很好,鎮子裡大多數人都上了幾炷香,那個在河邊丟稻草人的神婆也來了,還有那個說我要變成替死鬼,勸我快走的那個男孩。
我沒好氣的將他拽到了一旁。
「你還沒走?」那男孩吃驚的看著我。
我冷哼了一聲:「你這傢夥騙得我夠慘!」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了?」男孩裝著大惑不解的樣子,理直氣壯的說。
「你還沒騙我?」我氣的直想踢他一腳,「你明明知道我在下游看到的,是死者張雪韻的妹妹張雯怡,竟敢騙我說她是找替死鬼的浮屍鬼,害的我一見張雯怡拔腿就跑,丟光臉了!」
「什麼?你真的一見雯怡就跑?」那男孩呆了呆,突然捂著肚子哈哈大笑起來,這在安靜的靈室裡格外刺耳,立刻就有人用殺死人的眼神瞪了過來,非常不巧,那人正好是他姥姥。
那個神婆氣惱的用旱煙管狠狠的砸在男孩頭上,叫他一個勁兒的給主人賠禮道歉,又要他給死者下跪磕頭,說什麼小孩子不懂事,有怪莫怪,不要怪罪他。
我暗自笑著,這小子誰不騙,敢騙到我這個太歲頭上來了,這樣還不玩死你,突然感到大腿上一陣疼痛,低頭一看,居然是張雯怡,她從白麻喪衣裡伸出手,用力擰著我的大腿。
「幹什麼啊你!」我甩開她,拚命揉著痛的地方。
張雯怡低聲說道:「你是故意逗小三子笑的吧?」
「你有什麼證據?」
我一臉陰謀被識破的尷尬,但嘴裡絲毫不饒人。
「小氣。」
「我才不小氣,是那傢夥先騙我的,大家禮尚往來,我夜不語從來不是個吃虧不喊怨的主。」
張雯怡哼了一聲:「小三子才不會故意騙人,一定是你看不起他姥姥,他才會和你開一個無傷大雅的玩笑。」
「那樣也叫無傷大雅的玩笑?」我惱怒的幾乎要叫出聲來,「我幾乎把你當做浮屍鬼了,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那麼丟臉。」
「哼,小氣。」張雯怡伸出兩根白皙的指頭又想掐我,我向左一跳,差些撞到了一個人身上。
那是個大約二十歲左右的男人,臉孔英俊的有些令人討厭。他厭惡的用力推開我,用手拍了拍被我碰到的地方,寫滿傲氣的臉上,帶著看不起所有人的鄙視眼神,真是個不討人喜歡的傢夥。
一看到這個人,張雯怡的臉色頓時變了。
「滾!這裡不歡迎你!」她站起身衝他吼道。
「嘿,別這麼說嘛,怎麼說我還跟這女人相好過。」
那男人輕浮的笑著,慢吞吞的往前走,走到張雪韻的屍體旁,揭開了蓋住屍體的白色布單。
「嘖嘖,可惜了。她生前可是個大美人。沒想到死了變的這麼醜,幸好我從沒有想過要娶她。」
「王八蛋!」張雯怡氣的全身發抖,她一把抓起身旁的掃帚,狠狠向那個人打去,「滾,不要碰我姐姐。她是你害死的!她一定是你害死的!你這個殺人兇手!」
「媽的,張家的女人怎麼都這麼賤,活該會被人玩!告訴你,你姐是個爛貨,你媽也是個爛貨。」那男人一把抓住掃帚,將她推到地上,「你以為你媽很貞潔?去他媽的,你以為你老子是怎麼死的?你老子是被活活氣死的,這個鎮誰不知道,你媽這個爛貨掛著旅館的招牌做肉生意?」
「說夠了吧?」我沉著臉走了過去。
「你小子是誰?」那男子輕睨的看了我一眼。
「我住在這裡。」
「哼!你知不知道我是誰?老子的閒事你也敢管。」那男子哼了一聲。
我指了指他身後,撇著嘴笑道:「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東西,不過我知道你再不走的話,就要變成什麼東西了。」
那傢夥一轉身,臉色頓時變了,「幹什麼,你們想要造反?」他聲音顫抖著,看著身後那些向他圍過來的激動人群大聲喊道:「媽的,我一定要我爸把你們都抓起來。你們這些賤民……」手一抖,不由的按在了張雪韻的胸脯上。
突然,他身後的人群似乎像被什麼驚呆了似的,喧嘩頓止。我好奇的望了一眼,頓時感到一陣惡寒竄上脊背。
血,大量的血水從張雪韻的眼耳口鼻七孔中流了出來。本來閉上的眼睛竟然睜開了,她的眼睛中只有眼白,死死的恐怖的盯著那男人。
「你……你不是我害死的,不要來找我!哇!」那男人嚇得僵直的身體,神經反射的向前一推,屁滾尿流的跑出了門。
「你沒事吧。」我深吸一口氣,伸手將雯怡拉了起來,天哪!剛才的那一幕好可怕,感覺就像張雪韻的屍體隨時都會活過來一般。
坐在下位的神婆走到靈臺上,用手將張雪韻的眼睛合上,顫抖的說道:「厲鬼索魂!這具屍體留不得,一定要在今晚燒掉。」
張雯怡呆呆的不知在想什麼,突然她使勁的抱住張雪韻的屍體,大聲喊道:「不準碰我姐姐!我姐姐生前已經夠慘了,我不要她死後連全屍也沒有!」
「雯怡。」神婆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頭髮,「你姐姐已經死了。我知道她生前最疼你,但她畢竟已經死了。往生者的世界和我們人界不同,他們做事是沒有道理的。」
「不!我不要!」她「哇」的撲到我懷裡大聲哭起來,哭的很傷心,哭的淚幾乎染濕了我的胸口。
我不忍心的說道:「我看留一夜應該沒有問題吧,大不了今晚我不睡覺,守在這裡看屍體。我就不信她會變什麼厲鬼索魂。」
「外行,你知不知道厲鬼索魂有多可怕,會死多少人?」神婆身旁的小三子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我一看他就來氣,哼了一聲道:「說我外行,我看你才是十足的愚昧。七孔流血就說是什麼厲鬼索魂了,你讀過書沒有?你知不知道一具在水裡泡了幾天的屍體,被擠壓就會血氣倒流,血會從眼耳口鼻裡出來?這只是很自然的現象罷了,拜託你多去圖書館查查,免得在這裡丟人現眼。」
那小子被我駁的說不出話來,乾脆賭氣的轉過頭做出不屑再看我一眼的樣子。
「作孽啊。」神婆長嘆了口氣,對我說道:「小夥子,要不燒這具屍體也行,不過你要答應我三件事。」
「你說。」
看得出這神婆在當地很有威望,如果她堅持要燒屍體的話,不要說我擋不住,說不定惹的當地人火了,他們會連我一起燒掉,所以還是圓滑點好。
「第一,把這些符紙貼到所有的門上。」神婆遞給我一些黃色的,上邊亂七八糟鬼畫符的符紙繼續說道:「第二,不要讓動物進來,特別是黑貓,千萬不要讓它爬到屍體上。第三,靈台的這盞油燈,你要看仔細,不要讓它滅掉。」
「就這麼簡單?」我在心裡默記了一遍,點頭笑道:「你放心,我絕對會做到。」
突然感到背後又升起一道惡寒。猛的轉身,張雪韻的屍體靜靜的躺在靈臺上,悄無聲息。不知為何,心裡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難道今晚會有什麼事發生嗎?
我搖搖頭,苦笑起來,自己最近真的越來越多疑了。

創作者介紹

談天說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