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自古以來,便被視為是一種可以隔離惡靈以及不幸的屏障。
遠古時的人類從巖洞裡走出來,來到平原,學會修建屋宇後,為了將自己與危險的動物隔開,保護自己,所以發明瞭門。
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門開始變為一個人類隔開別一個人類、隔開自己對夜晚黑暗的恐懼、隔開是非黑白的孽障。
經過幾萬年文明的延續和發展,可以說,人類對門的本身早已產生了一種敬畏。
將床擺放在睡覺時腳正對著門的位置,在風水學上是絕對的大忌。
不知道你有沒有嘗試過那樣睡覺,去黑山鎮前一晚,我試過,那晚我整夜都睡得不安穩,總覺得腳心很涼,不論蓋多厚的羽絨被,甚至將襪子都穿上了幾層,但我還是覺得腳心很冷。
那不是一般的冷,是冷的進入了骨頭,凍徹了靈魂,真搞不懂,李庶人和張秀雯為什麼要這樣睡覺,難道是有什麼特殊的意義?
到黑山鎮的時候,都已經下午四點過了。
這個鎮,離我居住的鎮的確不遠,但是我萬萬沒有料想到,這裡竟然是既封閉又與世隔絕。
公共汽車開到離這個鎮二十多公里的地方,就改道了,我只好一個人下車,也算運氣好,半路上攔住了一輛牛車,不然,要我走這麼遠的山路,我恐怕路才走到一半,天就黑掉了。
「大叔謝了。」
我跳下車,一揚背包,按照那位大叔的指點,順著河向上遊走。
河水很少,但很清!河岸的風景十分秀美,這在被文明污染的一塌糊塗的世界裡,已經越來越少了。
我賞心悅目的邊走邊哼著小調,突然發現不遠處,獨自站著一個穿著白色衣衫,十六、七歲的女孩,女孩子對著河在哭,她呆呆的望著河面,滿臉傷痛欲絕,突然她向前走了一步,似乎想要跳下去。
我嚇得語無倫次的大聲叫起來:「喂!喂喂喂喂!你!就是你!」
那個女孩轉過頭,驚詫的用手指了指自己,長長的睫毛上還沾著淚珠。
我三步兩步跑過去,喘著氣問道:「失戀了?」
女孩還是滿臉詫異,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望著我。
竟然是個少見的美女!
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撓撓頭,嘿然道:「這裡的水似乎太淺了一點,如果跳下去不但淹不死人,還會撞著頭,要自殺的話,我知道有個好地方,剛好離這裡不遠。」
那個女孩還是一個勁兒的呆看著我,在她的美目下,連一直號稱臉皮厚的可以拉車的我,也開始不好意思起來,只好在臉上保持服務業特有的上彎月笑容,又道:「要不,我帶你去?」
「神經。」女孩的臉上終於有表情了,她狠狠瞪了我一眼,罵道:「你看我的樣子,哪裡像要自殺了?自以為是的傢夥!」
「我……」
剛想為自己辯護,那女孩又罵起來:「怎麼?不服氣嗎?本來就是你不對,我有親口對你說過我要自殺?」
「沒有!」被她一嚇,我條件反射的搖頭。
「就是嘛!那你憑什麼這麼武斷的認為我要自殺?難道一個人站在河邊就是要自殺嗎?她就不能幹點別的事?」
「可是你在哭……」
搞不清狀況的我,完全被她牽著鼻子走了。
「哭又怎麼了?我不能是被風沙吹到眼睛裡了嗎?而且你又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歡哭,我偏是愛哭,高興也哭,不高興也哭,我現在就哭給你看。」
女孩口若懸河的謾罵著,突然噗哧一聲,本來充滿悲傷的臉上綻開了一朵笑容。她像怕我見到自己笑的樣子,急忙背過身,深深吸了一口氣。
「罵完了?」被罵得頭昏腦脹、無地自容的我,小心翼翼的問。
「差的遠吶!」
看著被這句話嚇的想要在地上找洞鑽進去的我,女孩摀住嘴,開心的笑起來:「算了,本姑娘念在你年紀輕輕的分上,就大人不記小人過饒了你。我要走了,你給我在這裡好好罰站,思考一下自己到底錯在哪裡!」
有沒有搞錯,我夜不語難得發善心做件好事,不領情也就算了,還被這小妮子反咬一口,天哪,現在果然是世態炎涼,人心不古啊!
哼,這小妮子,看起來倒是人模人樣的,竟然那麼不可愛,可惜她有那麼好的身材和臉蛋了,真是氣煞我也!
那女孩絲毫不理會還在內心做自我反省的我,從地上提起籃子向河下游跑去。
「對了,」跑了不遠,她突然回過頭來,輕輕笑道:「謝謝你。」續而又轉身,踏著輕快的步子遠去了。
我如電擊般呆呆的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動彈。好美的笑容!那不露齒的顰掬一笑,竟然像傳達了千萬種含意似的,深吸了一口氣,風是甜的,是不是她柔順的長髮留下的幽香?或許,那個女孩並沒有想像中那麼不齒吧。我苦笑一下,將背包搭在肩上,繼續順河向上遊走去。
沒有走多遠,狀況又出現了。
清麗的河面上,開始漂下許多稻草劄成的小人,那些小人順河水起伏著,有種說不出的詭異。
我加快了腳步,突然聽到上游不遠處,傳來一陣鬧哄哄的聲音。走近一看,竟是一群人在河裡打撈著什麼。
那些人踩在水裡,用很長的竹竿沿著岸到處刺探,河岸上還有個很老的女人邊慢慢走,邊不斷的將袋子裡的那些小稻草人拋進水裡,一旦有稻草人在河裡浮著不動,就有人飛快過去在稻草人的四周仔細的踩水。
「婆婆,你們在幹什麼?」我好奇心大起。
那個丟稻草人的阿婆瞪了我一眼,沒有開口。
不過,她身旁那個和我年齡相仿的男孩,倒是說話了:「請不要見怪,我姥姥在招魂的時候不能說話。」
「招魂?」
我愣了一愣,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只聽那男孩繼續說道:「北邊鎮子裡的張家大小姐三天前失蹤了,屍體一直都沒有找到。有人懷疑她是跳河自殺,她家裡人才請我姥姥來給她招魂,讓她的屍體浮起來。」
「用這些稻草人就可以找到屍體?」
我狐疑的看了他一眼。
那男孩很認真的點點頭:「如果她想我們找到她,稻草人就會停在她的屍體上邊。」
我一聽,險些笑出來。
鄉下地方的神婆常常都是這樣,總是用一些隱晦的話來說明自己多麼有法力,說什麼她想被找到,就可以被找到。
用這麼模稜兩可的詞語,找到了當然是自己的功勞,而找不到也可以怪到死者的頭上,不過這世界上,往往都有許多愚昧的人會去信!
那男孩見我滿臉不屑一顧的鄙視神色,也沒有再說什麼。
那神婆專心的又將一把稻草人拋進了河裡,有幾個稻草人漂到河中央,突然不動了,就像被釘子釘住了一般,完全不管河水怎麼流,也不管任何物理書上所記載的力學原理,死死的再不漂動分毫。
「就在那裡,就在那下邊!」那神婆開口叫著,聲音既乾澀又尖銳,震的我耳朵嗡嗡作響。
立刻有幾個人走到稻草人附近用竹竿四處戳著,突然有個人大叫一聲「有了」,就見一團白色的東西慢慢的浮了起來。
果然是具屍體!
是一具穿著白色衣衫的女屍,那群人七手八腳的將那具女屍抬到了岸上。
我嘖嘖稱奇的靠過去,開始仔細打量起那具女屍來。
那具女屍,在水裡浸泡了三天多,全身浮腫,本來的面目早已經不能辨認了,只是她身上這件白色的衣衫,我似乎在哪裡見過!
我努力在腦中思索著有關這件衣服的資訊,眼睛不經意的一瞥,突然看到了那具女屍右手上戴著的白玉手煉,頓時全身如雷擊般僵硬起來。
「喂,你怎麼了?怎麼臉色變的這麼白,還在發抖?」那男孩見我全身發抖,恐懼的死死盯著那具女屍,不禁關心的問。
但我的耳朵早已聽不見任何聲音,粗魯的推開擋在眼前的人,我三步兩步走過去,將女屍的手腕抬到眼前仔細看起來。沒錯,的確是這個手煉!
剛才遇到的那個女孩,手腕上也戴著一個一模一樣的,由於雕刻的很古怪,所以我多看了一眼,記憶比較深刻,這麼說來,剛才那個女孩身上穿的,也是白色的衣衫,樣式和這具女屍完全一樣!
天哪!我該不是遇到鬼了吧?!
雖然自己以前也不是沒有遇到過匪夷所思的事情,但從沒有這麼倒楣過,剛出門就遇鬼,出師不利!
「你到底怎麼了?要不要我帶你去看醫生?」那男孩推了推我。
我一驚,才發現自己還死死的拽著那具女屍的手沒放,突然感到周圍陰風陣陣,我全身發冷,「哇」的一聲將手丟開,往後跳了幾步。
「不知道你相不相信,我剛才看見過她!」死命的拍著胸口,驚魂未定的我指著自己來的路說道:「就在河的下游,十分多鐘的路。」
「什麼?!」那男孩頓時驚的臉色煞白,他一把抓住我的胸口大聲問:「你看見過她?什麼時候?你和她說了什麼?」
「大概是半個小時前。」我滿臉恐懼,「當時看她的樣子似乎想要自殺,我勸住她了。」
那男孩呆住了,他突然用力推了我一把,「走!快點離開這個鎮,走的越遠越好!那是浮屍鬼!她一定會回來找你的,她要你做她的替死鬼!」
「替死鬼?」
打撈的人群漸漸散去,有人抬了屍體和那神婆一同走了,有的回了自己家,河岸邊頓時冷清下來。
我獨自站在原地,回味著那個男孩最後說的話。
她想我做她的替死鬼?那麼剛才她為什麼不動手?難道是因為鬼在白天沒什麼力量?混亂的頭腦開始胡思亂想起來,我搖搖頭,這才發現河邊已經只剩下我一個了。
冬的夜來的早,天開始暗了下來。
「喂,誰等等我,有沒有人啊?」突然感到全身一陣惡寒,我不禁又打了個冷顫,飛快的向鎮裡跑去。
不知道是不是該聽那個男孩的建議離開這裡。不過我知道就算他說的是真的,我也絕對不會走,既然已經來了,什麼都不做就逃跑,絕對不是我的做事風格。
至少我也要把李庶人留在這裡的東西帶走,至於其他的事,等到發生以後再說吧!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我夜不語橫看豎看也是長命相,哪有那麼倒楣的?
倒是李庶人,那傢夥到底在黑山鎮的六街十五號保存了什麼東西?會和他不老的身體素質有關係嗎?收起略微恐懼的心,好奇心又熾烈燃燒起來。

創作者介紹

談天說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