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誰?」
「李庶人。」
「你為什麼要殺張秀雯?」
「我殺了秀雯?憑什麼說是我殺的?警官,你有證據嗎?」
坐在他對面的我笑了,直視著他的眼睛,淡淡說道:「她是你女朋友吧?她死了,你為什麼還能這麼冷靜?」
李庶人絲毫沒有躲開我的眼神,唏然道:「世界上有哪條法律規定,女朋友死了就不能冷靜?」他充滿血絲的眼睛中,絲毫沒有疲倦的神色,他精神順適,幾乎看不出這個傢夥已經有四十個小時沒有睡覺了,果然是個怪物。
我站起身來,說:「世界上有一種人,他們總是喜歡把自己的感情埋藏在肚子裡,不管這種感情有多痛苦,他們都從不願意表露出來。你是這種人嗎?」
李庶人抬起頭看了我一眼,慢條斯理的說:「你認為我是這種人?」
「不錯。」我回答的很爽快。
李庶人突然大笑起來,哈哈大笑,就像聽到了一個絕世笑話般,笑的幾乎要掉了下巴。過了許久,他才強忍住笑意,譏笑道:「沒想到你還是個風趣的人。」
「彼此彼此。」我絲毫沒有慍怒,繼續說道:「你很厲害,只憑一張嘴就把整個警局裡所有人都弄的神經兮兮的。不過我有一個小小的疑問,為什麼像你這樣高學歷的才子,會到這麼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鎮來開心理診所呢?到大城市裡,不是會有更好的發展機會和前途嗎?」
「你猜啊。」李庶人用狡黠的眼神盯著我,然後又用略帶嘲諷的語氣道:「不過我想你就算把頭猜爆也不會有答案。嘿嘿,就像我猜不到為什麼這個警局裡的瘋子們,會讓你這種嘴上無毛的小鬼來審問我一樣。」
我微一吃驚,沒想到他只看了我兩眼就發現了我的年齡。該死,我就說那個一直都在給死人化妝的吳哥靠不住嘛!用手撓了撓頭,我不動聲色的笑道:「其實你應該猜的到,既然是我來審問你,那麼就一定有辦法讓你說實話。」
「這麼有自信?」李庶人也笑了,只是嘴角依然帶著那絲令人討厭的嘲諷,就像在嘲笑我的自不量力。他深深的吐了一口氣,道:「年輕真好,年輕人就是這麼有朝氣。」
「你不過也才二十四歲,離老還有很遠。」
「我?二十四歲?」李庶人眼神迷茫起來,他苦笑著:「二十四歲!對,我的確是二十四歲,唉,我也還很年輕。」
他這是什麼意思。怎麼這番話說的這麼亂七八糟的?就像他連自己的年齡也不敢確定似的!哼,他不會是想唬弄我吧?
我皺起眉頭,看了他好一會兒,李庶人突然抬起頭,對我笑道:「我沒有想要唬弄你,只是單純的情緒衝動罷了。」
我心頭又是一涼。這個傢夥,他竟然猜到了我在想些什麼。
「算了。」他嘆了口氣,喃喃的說道:「小兄弟,你有沒有想過,這個世界很罪惡?」
「罪惡?」我心裡一動,知道好戲終於上場了,「對不起,我不覺得。」
「哈哈,所以說你還年輕。」李庶人用低沉的聲音道:「這個時代的人喜歡用兩極論,老是把人類分為兩種人,男人和女人,好人和壞人……哈哈,他們認為這兩種分法是絕對的,但是真的是絕對嗎?男人可以變性做女人,而好人也會因為某些事情變成壞人。這樣看來,絕對的分法,也是絕對不絕對的。」
「你想說明什麼?」我眉頭大皺。
「沒什麼。只是,你不覺得很罪惡嗎?」
「哼,這有什麼好罪惡的,哪裡罪惡了?」我冷笑道:「你這番不明不白的話,我怎麼可能聽的懂?」
「不,你應該會懂。總有一天會懂的。」他突然坐直身體,直視著我的眼睛,「你有沒有聽過這個心理謎題,是一位心理學大師臨死前向他的學生提出的。
「他問他的學生,如果有一個人,他是個狡猾奸詐的惡棍,他心機很深,一生都在為一個極大的陰謀而偽裝成紳士。他做了一輩子的紳士、好人,這一生中從沒有做過任何壞事,假設他就快要實現自己罪惡的陰謀時,突然暴斃,那麼,你說他是好人還是壞人呢?」
我毫不猶豫的答道:「嘿,這還不簡單,他當然是……」呼之欲出的答案,突然啞然而止,我竟然感到頭大起來。
不錯,他是好人還是壞人呢?是好人,因為他平生做的都是善事,但是他分明是有目的才做好事的!那算他是壞人好了,但是……但是,他又並沒有做過任何壞事,唉,這個問題,分明就像世界上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那麼糟糕,根本就不容易有答案!
李庶人意味深長的笑著,臉上流露出一種莫名的狂熱,「你也感覺到了吧!你不覺得,世界的一切都很罪惡嗎?」
我滿臉蒼白,過了好一會兒才搖搖頭,緩然道:「我知道你想說明什麼,但是這並不代表有什麼罪惡。」不錯,我的確明白了李庶人向我提出這個問題的涵義,他想向我透露自己的想法,一個否定一切的想法。
我頓了頓又道:「或許世界上所有的人為善為惡都有自己的目的,但是這都很正常,誰做事沒有目的了?而且就算有些人做盡壞事,這並不代表他只是為了一己私慾吧。」
李庶人臉上的狂熱頓時黯淡下來,他大失所望的又看向天花板,似乎再也不屑看我一眼,沈默了許久他才冷冷說道:「你走吧,從現在起,我不會再和你說一個字。」
「有沒有搞錯,他說不會再和你說一句話,你就真這樣走了?」表哥夜峰吃驚的差點掉了下巴:「你這小子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好搞定了?」
我懶洋洋的說道:「我也沒有辦法啊,你應該看得出來那傢夥絕對不是一般人。他說不會和我再說一個字的話,我敢打賭就算我坐在裡邊一百年,他都會老老實實的裝啞巴,而且這次審問也並不是沒有收穫,至少我確定了一點。」
「好兄弟!」表哥頓時喜笑顏開的拍著我的肩膀,低聲問:「你確定了什麼?」
「李庶人不是兇手。」
表哥吃驚的問:「他不是兇手?那個滿嘴都是什麼世界罪惡的傢夥,竟然不是兇手?你搞到了什麼證據嗎?」
「沒有,完全靠第六感!」我天真的對他笑起來。
「第……第六感?!」表哥的臉上飛快的流露出收張不遂的樣子,他掐著自己的喉嚨幾乎跳了起來,很顯然是在努力的壓抑自己,不喊出那句問候我的老媽、他的表姨那句不太文明的話。
走出警局,我的笑容頓時全部收斂了起來。李庶人,這個傢夥真的很有趣,嘿嘿,看來我有必要仔細的調查調查他了。

創作者介紹

談天說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