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學校,不管它的年代是否久遠,都會或多或少有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流傳著。也許他們和鬼怪粘不上邊,還有些是各大學校共通的故事。
當然,我就讀的那所學校也不能免俗的擁有一大堆怪異的故事。本來在開始整理我的遇鬼經歷時,是想用真實的人名和地名的,因為這樣可以增加真實度。但最後還是放棄了。畢竟我雖然冷漠、自私,但並不是不知好歹。我不太想給有關的人和機構帶去太多的困擾。所以我在細微處用了假名,而且以後都皆會如此。
我和鴨子住在同一個寢室。快一點了,別外三個室友還在玩著紙牌,我們走進去後他們也沒怎麼在意。隔了一會兒,鴨子因為口渴吧,下床來提水瓶倒水喝,卻發現裡邊一滴水也沒有,忍不住氣憤填纓的喊道:「怎麼一滴水也沒有!今天哪個王八蛋值日,可害慘人了。」
「不是你嗎!」其中一個人答道,其他人都笑了起來。
「shit,真他媽的倒楣!」鴨子臉一紅,急忙道:「那……旁邊的水瓶呢!還有水嗎?」
「那不是你帶來的水瓶嗎,自己都不認識了?」又是陣大笑。那個水瓶誰都知道有近三個月沒有用過了。「真見鬼!」鴨子惱怒的想將伸出的手縮回去。就在這時,這個三個月沒裝過一滴水的水瓶無緣無故的『砰』的一聲炸開了。
「幹什麼!喝不著水也不用摔水瓶發洩嘛!」那三個人一副正經事兒被打擾的厭惡表情。
「我……我根本就還沒碰到它!」鴨子喊起了冤。我就在他身旁,所以看的很分明,他的手離水瓶至少還有5釐米的距離。但它為什麼會炸開?我實在找不到任何可以解釋的理由。
「那你的意思是水瓶自己把自己摔碎了!」其中一人不屑的瞟了他一眼:「鴨子呀,不是我說你,雖然平時你說謊說慣了,樂於去發揚光大的這種精神我們也不是不能理解。但你的這一套就不要帶到寢室裡來了嘛。看看,就咱這幾個哥們兒,你也偶爾說說實話吧。」
「可是的確是它自己爆的!」鴨子氣憤的說。看來愛說謊的人也討厭被別人冤枉。突然,有個人說:「聽!那個嬰兒的哭聲停了。」眾人細細聽了一下,的確,現在的窗外只剩北風的肆虐,而若有若無的嬰啼聲不知何時消失的無蹤無際。那人神秘的笑了笑,又說道:「還記得那個傳說吧?!」
傳說?對了!的確有一個在這所有著七十多年校齡的校歷中,最不堪回首的傳說……一個有關一個嬰兒以及他的母親的傳說。我入校時曾聽一個學長講過。
據說在十多年前,有個叫李萍高三的女中學生被校長的兒子強暴了。完事後還警告她不要說出去,不然會讓她全家都沒有好日子過。那女學生自然羞於講出去,但沒想到卻因此懷了孕……她的肚子一天天大起來,心裡也一天比一天著急。終於,她愚蠢的去找了校長的兒子。那傢夥當然不願意為了這種一夜情付上責任。於是強迫她將胎打掉,並把嬰兒的屍體埋在了校內古亭旁的某棵樟樹下。
但那天後,那女孩也不知了去向。有人說她受不了打擊自殺了。而那個校長的兒子,因為那女孩的失蹤受到了調查,最後道出了所有的情況。他被判了3年刑。
不過那女孩至今還是沒有找到。從此後,亭子旁的樟樹林在夜黑風高時總會偶爾發出類似嬰兒啼哭的聲音。不過這個傳說會流傳下來並不是因為這個背景故事,而是5年前發生的事。
那天深夜,嬰兒的啼哭聲又響了起來。因為是星期六,很多住校的人都回家了,宿舍摟裡就剩下一個高二男生。那男生乍一聽到哭聲,感到很害怕,便想喝杯水壓壓驚。但沒想到手還沒碰到杯子,那杯子便『砰』的一聲碎了。
嘿嘿……第二天,那男生便失蹤了……但或許也因此,嬰兒的啼哭從此沒再出現過。直到今晚!
那人嘿嘿笑道:「鴨子,那個傢夥只不過摔壞了水杯就失蹤了。但你竟然摔爛了水瓶,這可比茶杯大上好幾倍。哈,真不知道你會死成什麼樣子!」
這句玩笑話可把鴨子嚇壞了,他心虛的望著我:「小夜……你小子……你……可把我害慘了!」
我笑道:「我如果不插那句話,你還不是得被他們幾個弄去。而且如果你真的害怕,很簡單,不去不就得了!」
「這怎麼可能!我還想不想在這個學校混了?」
「那你想怎麼樣?」
「要不,你陪我去?」他試探著問。我哈哈大笑起來,反問道:「你認為這有可能嗎?」
他死沉的臉變的更是一點血色也沒有了,只是喃喃地說:「怎麼樣你也該多少付一點責任吧!」
我祥怒道:「你不要總是把責任朝別人身上推。這都要怪你太愛多嘴了!」
「小夜……」他還在不死心的叫著。我幹脆拉過被子蓋住了自己的頭不去理他,而只是在被縫裡偷望了他一眼。他很失魂落魄。
沒想到那竟是我看他的最後一眼。三天後我才知道,鴨子在他們約定去冒險的當天晚上,就此失蹤了……
於是在此後的十多天裡,陸續有警局的人找我們四個談話。我很不明智的告訴了他們有關這個傳說,以及前一天晚上發生的怪事。結果只引的那幾個『員警叔叔』一陣大笑,有一個連眼淚都險些笑出來了。但我實在不知道這有什麼值得笑的。呵,或許是人大了後就失去了想像力以及欣然接受新事物的能力了吧。
「你是要我們相信是那個嬰兒把王煒帶走了?!哈哈,小朋友,你的想像力太豐富了。」他們笑著搖搖頭。看得出如果我不是某富商的公子的話,他們一定會建議帶我去精神病專科以及一切與精神病有關的地方查查看腦子是否有問題。
這三個員警還是根據我的線索找了初一的那幾個小鬼。起初他們只是承認跟鴨子的確有過這樣的約定,但鴨子卻放了他們的鴿子。但在溫柔以及不太溫柔的誘導下,終於有人說出了實情。
那天晚上發生的事確是有些匪夷所思。

創作者介紹

談天說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