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雪剛跑到宿舍摟門口便看到鴨子他們三個,那幾個傢夥還真有臉等我倆。「你們沒事?
真是太好了!「鴨子驚魂未定的說。張聞強然嘻笑道:」我們很擔心,幾乎都要回去找你們了!「
雖然素聞他的臉皮夠厚,但我還是吃驚於竟然厚到了如此程度。
狗熊一直在沈默,似乎在思考什麼。最後他說:「就這樣算了吧。今天的事我們千萬不能說出去……如果被校方知道的話,我們一定會被記大過的。」
「什麼就這樣了事了!碟仙我們根本就還沒有送回去。」雪盈氣憤的說著,那些請碟仙失敗後的故事的恐怖結局一個又一個的劃過腦海,她突然害怕起來:「或許……或許我們都會死。」
五人同時打了個冷顫。
「不會有事兒的,已經結束了!」狗熊說。「對……對呀!」鴨子介面道:「這樣也會死掉的話,那麼現在的地球也不會被60多億人擠的滿滿的了!」他說完後不禁為自己的這句富含哲理的話付出了得意的一笑。
「哼,你們當然不會擔心,碟仙是我和小夜請來的!」雪盈鄙夷的說。
「我說過這已經結束了!」狗熊吼了一聲。這個小子雖然才15歲,但早已長成了個一米七五的大塊頭,說話投足間總給人一種壓迫感。正因此,這一吼便嚇得雪不敢再開口了。
「喂!在那邊的是誰!」我看到對面走廊的陰暗處有幾個身影閃過,喊了一聲。
「是我們。」有幾個男生走了過來,是初一的新生。其中一個特別興奮的問:「學長們也是聽到了那個才下來的?」
「什麼那個!這麼晚不睡還出來到處蕩,小心我告訴管理員。」鴨子說。那幾個新生噗的險些笑出了聲,心想你們不也是正在那麼晚的時候遊蕩嗎!嘴裡也不揭穿,只是說:「沒聽到?就在對面的亭子旁邊,好像有嬰兒的哭啼聲!」
「嬰兒的哭啼!」我們五個驚訝的叫出聲來。
細細一聽。北風刮的正烈,在那種撕心裂肺的狂啞嗥叫中,的確隱隱有一種異類的聲音。就如剛生下不久的嬰兒醒來後飢餓的哭泣聲……
恐怖又爬上了心頭。
「那個傳說是真的……」張聞顫顫的說。鴨子連打了好幾個冷顫,緩然道:「已經這麼多年沒有發作了,為什麼今天……」我們相互對視,最後不約而同的同時搖了搖頭。
初一的幾個小傢夥看出了這些大自己一級的學長似乎知道一些內情,好奇的問:「有什麼不對嗎……傳說?學長,那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傳說?和嬰兒有關嗎?」
「這些不是小鬼頭該知道的。」狗熊皺了皺眉頭,準備上樓回宿舍。小鬼們輕聲咕嚕道:「有什麼了不起了。就大我們一歲而已,還那麼神氣活現!」「大一歲怎麼了?嘿嘿,這就是決定性的差距。」跟在狗熊身後的鴨子轉過頭來:「誰叫你們晚生了一年。也不想想一年,這個世界有多少東西會變。」這個狗嘴裡吐不出象牙的傢夥總愛說些自以為是哲理的話。
有個初一生不服氣的說:「那學長是認為多長我們一年的人生經驗咯?」「不錯。」「膽子也自然比我們大咯。」「那自然。」鴨子得意的說。那初一生眼看自己丟的鉤就快釣上魚了,忍不住輕輕竊笑:「我們現在正準備到亭子那兒去探險,但缺了一個隊長。大家爭了很久,不過既然學長膽子比我們的都大,而且經驗又豐富,就請幫個忙帶帶我們吧!」
鴨子一時語塞,他十分明白自己現在別說是到亭子那邊去探險了,就算是離開宿舍樓幾步也不敢保證自己會不會在可愛的褲子裡撒上一扒溫暖的炭水混合物。但嘴裡又不肯示弱,只得支支吾吾的說:「帶上你們當然可以,但老大我今天正好困的要命。懶得陪你們這些小癟三去瘋。」
「那明天晚上好了。」初一生陰笑道:「晚上十二點,就在這裡集合。哪個不去的,自個兒乖乖在校報上登一篇啟事,承認自己膽小無能只會吹牛。」他雖然在跟朋友們說著話,但卻意味深長的望了鴨子一眼。
「鴨子的膽子大是眾所周知的。我敢保證,以他的身份,怎麼樣也不會爽約的!」我插口道。
「那好,就這麼訂了。」一年級生也不等他是否同意,飛快散回了自己的寢室。
鴨子哭喪著臉看著我,嘴裡雖然沒有說什麼,但眼神中分明想狠狠的扇上我幾個耳光,將我踢倒,瘋狂的踐踏後埋起來,然後再挖出來,拉出去遊街。呵呵,我滿不在乎的哼著小調,輕鬆的走開了。心裡卻暗罵著,活該!自作自受!
突然感到有誰在拉自己的衣角,轉頭一看是雪盈。她衝我婉爾一笑道:「忘了對你說謝謝了……「接下來本還想說些什麼,但卻欲言又止僅僅道了聲再見後回了右邊的女生宿舍。
我淡淡的笑了。沒想到這個我一向看不起、認為她除了臉蛋上可能有些可取之外,其他的都一無是處的班花,今夜看起來倒頗為可愛了。
---------------------

創作者介紹

談天說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