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王建初為渭南縣尉,值內官王樞密者,盡宗人之分。然彼我不均,復懷輕謗之色。忽因過飲,語及桓靈信任中官,起黨錮興廢之事。樞密深憾其譏。詰曰:"吾弟所有宮詞,天下皆誦於口。禁掖深邃,何以知之?"建不能對。故元稹以嘗有宮詞,詔令隱其文。朝廷以為孔光不言溫樹者,慎之至也。及王建將被奏劾,因為詩以讓之,乃脫其禍也。建詩曰:"先朝行坐鎮相隨,今上春宮見長時。脫下御衣偏得著,進來龍馬每交騎。常承密旨還家少,獨奏邊情出殿遲。不是當家頻向說,九重爭遣外人知。"(出《雲溪友議》)
【譯文】
    唐朝詩人王建,開始時在渭南任縣尉,和宮中宦宮王樞密是同宗,由於他們的職務不一樣,王建很輕視王樞密。有一次因飲酒過量,王建說起了東漢時桓帝劉志、靈帝劉宏由於重用了宦官,使朝中正直之士被殺被禁之事,王樞密認為是譏諷他。他責問王建:"兄弟所有的宮詞,天下人都在傳誦,宮廷禁衛森嚴,怎麼都傳到了外面?"王建沒法回答。元稹所作的宮詞,也曾有被下詔禁止的。朝廷中認為西漢時的孔光終日清談,不論政事,是非常謹慎的。後來有人上奏彈劾王建,因為他寫的詩,卻脫過了災禍。他的這首詩是:
    先朝行坐鎮相隨,今上春宮見長時。
    脫下御衣偏得著,進來友馬每交騎。
    常承密旨還家少,獨奏邊情出殿遲。
不是當家頻向說,九重爭遣外人知。

創作者介紹

談天說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