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韓翃少負才名。侯希逸鎮青淄,翃為從事。後罷府,閒居十年。李勉鎮夷門,又署為幕吏。時韓已遲暮,同職皆新進後生,不能知韓。共目為惡詩韓翃。翃殊不得意,多辭疾在家。唯末職韋巡官者,亦知名士,與韓獨善。一日夜將半,韋扣門急。韓出見之,賀曰:"員外除駕部郎中,知制誥。"韓大愕然曰:"必無此事,定誤矣。"韋就座曰:"留底狀報,制誥缺人,中書兩進名,御筆不點出。又請之,德宗批曰,與韓翃。時有與翃同姓名者,為江淮刺史。又具二人同進。御筆復批曰,春城無處不飛花,寒食東風御柳斜。日暮漢宮傳蠟燭,輕煙散入五侯家。又批雲,與此韓翃。"韋又賀曰:"此非員外詩也?"韓曰:"是也。"是知不誤矣。質明而李與僚屬皆至。時建中初也。(出《本事詩》)

【譯文】 唐朝,韓翃年輕時很有才華,很有名氣。侯希逸鎮守青淄時,韓翃在他手下當從事。後來被罷官,在家閒居十年。李勉去鎮守夷門時,被啟用為幕僚,當時韓翃已經到了晚年,和他一起任職的都是些年輕人,對他不瞭解,看不起他寫的詩。韓翃很不得意,多稱病在家。唯有一個職務不高的韋巡官,他也是一個知名人士,和韓翃相處的很好。一天半夜時,韋巡官扣門聲很急,韓翃出來見他,他祝賀說:"你升任駕部郎中了,讓你主持制誥(起於皇帝所下文告和命令)。"韓翃很吃驚說:"不可能有這種事,一定是錯了。"韋巡官坐下後說,皇帝的文告、命令,缺少起草的人,中書省兩次提名,皇帝沒批。又請示,德宗批示:用韓翃。當時還有一個同韓翃同名同姓的人,任江淮刺史。又把他兩人上報皇帝,皇帝批示說:"春城無處不飛花,寒食東風御柳斜。日暮漢宮傳蠟燭,輕煙散入五侯家。"就用寫這首詩的韓翃。韋巡官又祝賀說:"這不是你寫的詩嗎?"韓翃說是。他才知道沒有錯。天亮時,李勉和同僚們都來祝賀。這時正是唐德宗建中初年。

創作者介紹

談天說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