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書舍人盧渥應舉之歲,偶臨御溝,見一紅葉,命僕搴來。葉上及有一絕句,置於巾箱。或呈於同志。及宣宗既省宮人,初不詔,許從百官司吏,獨不許貢舉人。渥後亦一任范陽,獨獲其退宮人,睹紅葉而吁怨久之曰:當時偶題隨流,不謂郎君收藏巾篋。驗其書跡,無不訝焉。詩曰:"流水何太急,深宮盡日閒。慇勤謝紅葉,好去到人間。"(出《雲溪友議》)
【譯文】
    中書舍人盧渥應舉那年,偶然走過宮牆的御溝,看水上有一枚紅葉,他叫僕人拿過來,一看,紅葉上題了一首絕句,把它放在裝衣帽的小箱中,有時拿出來給朋友們看看。到唐宣宗李忱的時候,裁減宮女,皇帝下詔書,准許宮女嫁百官司吏,獨不允許嫁給舉人。盧渥後來到范陽任職,恰巧得到了一個從宮中退出來的宮女,看到了紅葉,感慨萬千。過了一會兒宮女說:"當時只是偶然題詩放在水中,沒曾想卻在郎君的箱子中收藏著。"一看筆跡,果然是她寫的,兩人都為此事奇巧而驚訝。那紅葉上的詩是:
流水何太急,深宮盡日閒,
慇勤謝紅葉,好去到人間。

創作者介紹

談天說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