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孟詵,平昌人也,父曜明經擢第,拜學官。詵少敏悟,博聞多奇,舉世無與比。進士擢第,解褐長樂縣尉,累遷鳳閣舍人。時鳳閣侍郎劉禕之臥疾,詵候問之,因留飯,以金碗貯酪。詵視之驚曰:"此藥金,非石中所出者。"禕之曰:"主上見賜,當非假金。"詵曰:"藥金仙方所資,不為假也。"禕之曰:"何以知之?"詵曰:"藥金燒之,其上有五色氣。"遽燒之,果然。禕之以聞。則天以其近臣,不當旁稽異術,左授台州司馬,累遷同州刺史。每歷官,多煩政,人吏殆不堪。薄其妻室,常曰,妻室可烹之以啖客。人多議之。(出《御史台記》)
【譯文】
唐朝,孟詵,平昌人氏。他父親孟曜,經過經學考試及第,任學官。孟詵年少聰明,博聞多識,舉世無比,進士及第,初任長樂縣尉,後升為鳳閣(中書省)舍人。當時鳳閣侍郎劉禕之患病臥床,孟詵去問候,劉禕之留他吃飯,用金碗盛乳酪。孟詵看到很驚奇地說:"這碗是用藥金做的,不是石頭中冶煉出的自然金。"劉禕之說:"這是皇上的賜物,不會是假金吧?"孟詵說:"藥金是用仙方配製出來的,也不是假金。"劉禕之說:"你怎麼知道?"孟詵說:"你用火燒它,能出現五色氣。"馬上燒之,果然有五色氣,劉禕之這才明白了。武則天執政時,把孟詵任為宮廷近臣,因為他搞旁門異術,又把他降為台州司馬。後來又升為同州刺史。他每到一處為官,為政繁瑣雜亂,官、民都不堪忍受。他對妻室也很輕視。他常說,妻室可以用來做菜餚,招待客人。人們對他議論紛紛。

創作者介紹

談天說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