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告訴坐在旁邊板凳上的婦人說,他的孩子們一個個正在長大.這倒不是什麼特別新聞,孩子們都如此,這是自然現象。
  不過,他面對著棒球場說,他從前以為這種長大過程是一步一步來的。但事實上,他的孩子們卻似乎突然從一個年齡階段跳到另一個年齡階段,就像他的老大學開汽車時轉彎一樣,換排擋會發出令人膽戰心驚的聲音。
  他記得,他的老大還是3歲時,牽著他的手在街上行走,碰到一個人竟然會打招呼。這個兒子怎麼會認識一個他父親不認識的人呢?即使在那個時候,他對兒子的這種獨立個性已經有點感到震驚了。
  現在,孩子們又在經歷人生的一些必然里程了。老大在準備他的駕駛執照考試,最小的一個即將報考初中。
  現大,球場上輪到13歲的兒子上場博擊了。在短短的幾個月甚至幾個星期裡,這孩子就已經掌握了打球時如何運用眼睛、姿勢、腕部動作等取勝的要訣。
  這位父親看球的神情,只有父母望著自己孩子時的神情可以比擬。一會兒過分洋洋得意,一會兒又過分吹毛求疵。做一個稱職的父親或母親,就是要能瞭解什麼是過分。不過,今天這位父親所感受到的卻是另一種東西,是介乎讚歎與哀愁、慈愛與失落的某種東西。
  他記起了歷年來的一些小事。孩子們從學校帶回來的作業一直在變。起初是一個粗糙的木製燭台,後來的是一張厚板桌子;開頭是一幅蠟筆畫,最後是一篇較長的論文。
  也許,他說,他自己正經歷一種青春期。也許,所有父母都會跟他們的孩子一起度過第二個青春期,一方面看見他們長大而欣喜,一方面又要放手讓他們離開而心痛。
  就在這男人和那婦人邊談邊看球的時候,比賽的兩隊互換攻守。那個13歲的孩子一陣風似的在他們旁邊跑過,撿起一隻手套後便跑向第三壘。有人擊出一個平飛球正對著他飛過去,但男孩卻接漏了。
  這位父親突然一躍而起,接著又坐了下來。他告訴那婦人說:兩年以前,這男孩一定會流眼淚;可是現在,他很快就恢復常態了。婦人告訴他:兩年前,你一定會情不自禁地要去教導他;但現在你只是個觀眾。
  是的,他說,我們父子倆都在成長。這男人從前以為他對為父之道懂得很多。畢竟,他自己也做過孩子,也有過一個父親。他以往把自己看作導師,引導他的子女避開他自己年輕時的陷阱。他把自己的一生視作子女們續往開來的發展基礎,就像建造摩天大樓一樣。
  可是,他的孩子們卻更像他年輕時一樣。
  因此,現在他已慢慢接受英國一位小說家在書中所寫的話:「他的兒子也許要經歷他自己和他同時代的人所經歷過的同樣途徑,吸取教訓就像以前從沒有人得過這種教訓似的。」
  現在,輪到他領會到他父親在他之前所領會過的事情了:對自己子女的關注和期望雖然熱切,但始終要放手讓他們離開。
  球賽終於結束。男孩大步跑了過來,把一隻手套和一個棒球交給他,然後跟隊友一起走了。走到球場中央時,男孩喊道:「爸爸,謝謝你來捧場!」
  他揮手目送男孩離開。沒有關係,事情就是這樣的,他們都長大了。

Author :艾倫·古曼   Nation :美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談天說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