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起源並非僅限於非洲「走出非洲」的人類起源理論認為,在15萬年前,人類開始由非洲向世界其他各洲遷移,並在同一時間由穴居人類演變為真正的現代意義上的人類。
  但澳大利亞的科學家在澳大利亞發掘出了據信是迄今為止最古老的現代人DNA的化石,在對上述DNA化石進行研究分析後卻發現,現代人類開始在澳大利亞生活的時間較之根據「走出非洲」理論推斷出的現代人移居澳大利亞的時間要早得多。澳大利亞國家大學的幾位科學家指出,此前有關人類起源於非洲並由此向其他各洲遷移的理論令人懷疑,甚至有可能是不正確的。
  1969年,澳大利亞考古學家發掘出了超過175塊骨頭碎片,重新組合後,他們構成了一位年輕的成年女性的框架,後被稱作芒谷女人。放射性碳素年代測定顯示她死於24500年到26500年以前。
  5年後,在距發現芒谷女人500米遠的地方,發現了埋葬另一個古人的地方。現為墨爾本大學地球科學系教授的吉姆。包勒發現了從沙漠中伸出的骨頭的一角。後來證明那骨頭是大約60000年前的一個人的頭骨的頂部。幾乎從他出土的那一刻起,芒谷男人就挑戰了科學信仰,對上述化石DNA的研究顯示,這具遺骸的生理特徵與現代人類並無二致,這使得人類學家產生了分歧。澳大利亞土著人在這一地帶遊牧了幾千年,那是沿著芒谷湖西邊延伸30公里的古老的沙和泥土構成的地帶。當這個位於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西北的維蘭德拉湖在一萬年前乾枯時,曾住在湖邊的人的骨頭和遺跡被沙漠吞噬。但33年前,風使得這段歷史顯露出來。
  美國的人類學家阿蘭。曼恩表示,上述發現具有劃時代的意義,而且令人震驚。他認為這一發現具有非凡的意義,沒有人能夠預料得到。與此同時,這一發現還表明,隨著人們對人類起源這一問題的進一步研究,科學家將發現有關人類起源的真正時間和背景正在變得愈發複雜。
  而香港大學地理及地質學系副教授章典在西藏發現兩萬年前多個人類化石手印與腳印,證實西藏在冰河時代已經有人類居住,這比以往所認定的最早的西藏人類遺跡還早了16000多年。章典副教授在1986年到西藏高原進行學術研究的一個行程中,在離西藏拉薩市85公里外的一個溫泉旁邊山坡上,發現了19個手印和腳印,以及一個火坑的遺跡。他當時並不知道這個發現的重要性。1995年他重返舊地,發現當年發現的手腳印仍然原封不動,於是他帶回一些樣本,以便鑒定這些手腳印的年代。在1999年和2000年香港大學的地球科學系副教授李盛華使用光學分析方法,一再驗證,證實章典帶回來的手腳印有兩萬年的歷史。章典把這一發現寫成文章,在2002年《美國地球物理學研究通訊》上發表。《自然》雜誌也作了報道。
  以往的理論是西藏高原在18000年至24000年以前就被冰川覆蓋,不可能有人類居住,西藏最早有人類的時間在1977年被定在4690年前。章典的發現卻對這個說法提出了質疑。
  另外,在2002年舉行的「21世紀中國考古學和世界考古學國際學術研討會」上,中國考古學專家提出了出人意料的最新看法,他們利用分子遺傳學研究發現,2500年前的山東臨淄人與現代歐洲人的基因特徵竟有驚人的相似之處。據中國古生物分子遺傳學研究室的專家介紹,他們與日本的有關研究機構合作,以山東臨淄地區古墓群中古人類DNA為標本,提取並純化了該地區2500年前、2000年前的古人骨DNA和現代人的DNA,並分別與從國際基因數據庫中篩選的1300多個標本進行了DNA特徵的比較。結果發現,2500年前的山東臨淄人與現代歐洲人的基因特徵非常近似,2000年前的臨淄人又與現在的哈薩克斯坦、阿爾泰人的基因特徵非常近似,而當代的臨淄人與現代的東亞人基因特徵非常接近。這一研究的原理是,線粒體DNA具有母系遺傳的特徵,通過對不同地域、不同種族人群的線粒體DNA多態性最高的區域樣本進行比較,就可以得出上述的結論。此外,由於人與動物在種類上有著本質的區別,所以人與動物的比較在這裡是沒有意義的。
  以往對中華民族的起源、進化及形成雖在很多方面做了研究,但絕大部分論據都是通過比較現代人之間的遺傳特性獲得的,而直接探索人類及動物過去的遺傳特性,是科學界長久以來熱切關注和急於解決的難題。至於這個結果的成因,是人類的遷徙和通婚、基因的突變,抑或是其他原因,還都有待於進一步的研究。有關專家指出,分子考古學的這一研究成果,將對於考證中華民族的演化過程、我國多民族大家庭的歷史變遷、人文考古學等有著不可忽視的重要價值。以上種種看法表明,對人類起源於非洲這一權威性的理論還存在著不同的分歧,要完全搞清楚人類起源的問題,還有相當長的路要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談天說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