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天才有兩種:一種彗星式,一種不老松式。
  彗星式:如尼采如拜倫如梵高。他們以超人的敏慧和孤獨,以天才式的憤世嫉俗和「殘酷激情」,最終沒能贏得世俗社會的理解和接納(他們自己也不屑),在世上匆匆掠過,只留下一道 耀眼的弧光——使人類精神蒙受無與倫比的損失。
  不老松式:如康德如歌德如伏爾泰。他們以天才的智慧和堅韌,穿透人生的一切虛無和悲劇,以適應俗世為手段,以改造俗世為目的,最終不僅實現了自己的生存價值且為人類文化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舉伏爾泰之例。這個與盧梭同被法國路易十六認定為「摧毀了法國」的老鰥夫,有兩句著名格言:「笑和讓別人笑。」「思考和讓別人思考。」
  這個平民出身的啟蒙者,早年受盡了權貴顯赫的凌辱。蹲過巴士底獄,流放過英倫三島,挨過情敵加政敵唆使的流氓的棍棒的毒打……然而這一切,都未能摧毀這個摧毀者——這個偉大的「歐洲的良心」。他戰而愈強,老而彌堅。或斡旋於皇室,或韜晦於宗教,時而以《哲學通信》啟迪民眾,時而以《百科全書》召喚同道。他用智慧、思考、笑聲和理性為自由鋪展了道路,最後亦實現了自己「消滅敗類」的人生理想。
  這個不朽的人,儘管生前樹敵甚多且不乏智者的弱點,死後卻留下遺言:「寬容是什麼?它是人性的特點。讓我們相互原諒彼此的愚蠢吧,這是自然的第一法則。」
  倘一個人還未執迷到逸出正常的思維,他應該承認,人在本質上,就生活在一個偶然荒誕、極不完美的世界中。人既非宇宙的中心,又非萬物的目的,只是大自然的一個可憐的「物質斑點」,一個被限定了時空框架的有限生物。人不知人緣何而來世,也不知何時而離世。人的當下慾望,既不能達到滿足,又不能沒慾望。現世的苦難,不能用來世補償,死去的靈魂,不再有超度的希望。 人生,就是一個既上不了天堂,又下不了地獄的漫長的「煉獄」過程。
  人活著,就是「與人共存」在同一個地球上。人的物質生活、精神生活都有賴於與他人的互惠互存。個體中充滿了社會性,人性中包含著利他性 。惟有社會才是自 我實現和個性發展的惟一場所;惟有置身於人類,才能堅持對人類精神價值的信念。  立足於這一對立觀點上的人類學本體論,能使我們在看待現實人生時,持有一份理性的寬容和諒解的心態,持有一種高蹈輕揚、波瀾不驚的審美眼光。

Author :王英琦   Provenance :時代工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談天說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