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吟詩人———線索寥寥,說法卻有許多。
  「歌唱吧,女神!歌唱珀琉斯之子阿喀琉斯的憤怒。」在開西方文學先河的兩部偉大史詩的第一部中,詩人荷馬是這樣開頭的。然而,這位在《伊裡亞特》中敘述了特洛伊城的陷落,在《奧德賽》中敘述了一個足智多謀的英雄歷盡艱險、十年還家的作者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呢?
  荷馬問題在古典文學研究者、語言學者和考古學家中引發了長達數個世紀的爭論,爭論的內容並不僅僅是荷馬的身份(即是否確實存在荷馬其人),而且還涉及到口頭文學與書面文學傳統的聯繫,甚至還有字母的起源。對於古希臘人來說,荷馬是一個作者,他是位瞎眼的游吟詩人,就像《奧德賽》第八卷中所描繪的詩人德謨多克斯一樣。亞里士多德同意希臘詩人品達的觀點,即認為荷馬出生在現在位於土耳其境內的海港士麥那,並且曾在愛琴海中的希俄斯島受到人們多年的景仰。亞歷山大學派的文人學者曾經仔細推敲過這兩部史詩,希望發現其中的歷史和地理訛誤,但他們從未懷疑過荷馬是史詩的惟一作者。重新發現了希臘文化遺產的文藝復興時期的人文學者也對荷馬作為史詩惟一作者的身份深信不疑。
  然而在18世紀初,哲學家賈姆巴蒂斯塔。維科提出了一種觀點,認為荷馬史詩是希臘民間詩人集體智慧的產物,各種奇談怪論隨之開始出現。隱居鄉間的學者們———他們大多是德國人———在潛心研究後發現,荷馬史詩在風格、情節和用語方面存在著不一致的地方,這些研究中最重要的成果便是18世紀末F.A.沃爾夫所著的《荷馬引論》一書。該書認為,有數十名游吟詩人吟誦和加工過荷馬的詩歌。其中有些詩歌最終被寫了下來,後來又由亞歷山大學派學者作了進一步的修訂。在眾說紛紜之間,出現了一些新的觀點。
  有人認為,荷馬最早創作的這兩部史詩篇幅較短,後代的口頭表演者對這些詩歌進行了重新加工,最後這些詩歌被再一次寫成文字。亨裡克。謝裡曼19世紀晚期在特洛伊城和邁錫尼城進行過挖掘,之後的考古研究使得確定荷馬史詩核心篇章形成年代的工作變得複雜起來。考古研究發現,特洛伊戰爭發生在青銅時代末期(公元前約1400—1200年),而《伊裡亞特》中所描寫的事物———從武器到政治組織結構———與出土文物很少有一致之處。《伊裡亞特》中的事物大部分屬於黑暗時代(公元前約1150—750年),而在黑暗時代———至少在其結束之前———還沒有文字。
  那麼,不會寫字的荷馬又是如何記下這些詩篇的呢?20世紀初,哈佛教授米爾曼。帕裡提出了頗為令人信服的觀點,認為荷馬的生活年代接近於漫長的口頭詩歌時期的末期。當時的詩人們利用了現成的形容詞以及格律倫的詩行和段落,從而能輕鬆地即興創作六步格詩歌。帕裡的說法解釋了許多東西,包括史詩中用語的雜亂,但仍然沒能解釋荷馬史詩是如何寫成的———即荷馬本人是否參與了寫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談天說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