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歷年間,有個姓呂的書生,從會稽的上虞尉調集到京城。

不久他便僑居永崇裡。曾經有一個晚上,他與幾個朋友在家中聚餐。

吃完飯將要就寢的時候,頃刻之間出現了一個老女人,面容與衣服都很潔白,身高二尺左右。

她是從屋子的北邊旮旯裡出現的,緩步走來,樣子很怪異。

眾人見了,相視而笑。那老女人走近床榻,還說話道:「你們聚餐,就不能讓我也參加?為什麼待我這麼不夠意思?」

呂生喝斥她,她便退去,退到北旮旯就看不見了。

眾人又驚又怪,不知她是怎麼來的。

第二天,呂生獨自在屋裡睡覺,又看見那老女人出現在北旮旯,要上前又不上前,惶惶然像是很害怕的樣子。呂生又喝斥她。

她就又消逝了。到了第三天,呂生暗想:「這一定是個妖怪,今晚上如果不除掉她,早晚是我的一大禍害。」

於是他就把一把劍藏到床下。

這天晚上,老女人果然又從北旮旯徐步走來。

她的表情並無懼色。

她走到床前,呂生急忙揮劍。那老女人忽然蹦到床上,伸手臂去抓撓呂生的前胸。

以後又躍於左右,舉袖而舞。

過了些時候,又有一個老女人忽然蹦上床,又用手臂去抓撓呂生前胸。

呂生突然覺得全身冰涼,像冰霜覆蓋了身體。呂生又把劍亂揮一陣,頃刻間出現了好幾個老女人,也跟著揮袖而舞起來。

呂生不停地揮劍。

她又變成十多個更小的老女人,每個只有一寸來長。

這些小人兒雖然數量更多了,卻都是一個模樣,都不能分辨。

她們在四壁下亂跑,呂生非常害怕,卻想不出辦法來。其中一個老女人對呂生說:「我要合成一個了,你要看清楚啊!」

說完,那些小人兒向一起攏來,都來到床前,又合攏為一個老女人,和原先見到的那個一模一樣。

呂生更加懼怕,就對老女人說:「你是什麼妖怪,敢抓撓活人?你應該趕快離去,不然,我請一個方士,將用神術制你,你又能怎樣呢?」

老女人笑著說:「你說嚴重了,如果有術士來,我願意見他。

我來,是和你鬧著玩的,並不敢害你。希望你別害怕。

我也該回去了。」

說完,老女人退到北旮旯而消逝。

第二天,呂生把這事告訴了別人。有一個姓田的人,善於用符術除去妖孽,在長安城中很有名氣。

他聽說此事之後,高興得連蹦帶跳說:「這正是該我幹的事,除去老女人就像弄死一隻螞蟻那麼容易。今晚我就到你家去,你在家等著吧!」

到了夜間,呂生與姓田的一起坐在屋裡,不大一會兒,老女人果然又來了。老女人來到床前,姓田的喝斥道:「大膽妖怪你趕快離開!」

老女人神色從容不理睬他,在左右徐步來回走動了許久。

她對姓田的說:「我並不瞭解你!」

那老女人突然一揮手,手掉到地上,變成一個極小的老女人。這個老女人兒蹦到床上,突然蹦入姓田的口中。

姓田的大驚失色道:「我能死嗎?」

老女人對呂生說:「我幾次說過不害你,你不聽,現在姓田的這樣了,你信了吧?不過也好,這也讓你致富了!」說完又離去。

次日,有人對呂生說,應該把北旮旯挖開,就可以知道怎麼回事了。

呂生欣然而歸,讓家僮把北旮旯徹底挖開。

果然,挖了不到一丈深,便挖到一個瓶子,可容納一斤左右,裡邊裝了不少水銀。

呂生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那老女人是個水銀精。

那位姓田的居然因此驚嚇而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談天說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