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最大的問題是我的弟弟。他2歲半,大名叫法利·德萊塞·哈切爾,但是大家都叫他菲基。
  菲基最拿手的是把他看到的一切弄得一團糟。當他發起瘋來,就在地上打滾、尖叫、用小拳頭砸周圍的東西。只有在一種情況下,非基招人喜歡,那就是睡著的時候,他津津有味地咂著左手的四個指頭,嘴裡嗚哩嗚嚕地不知哼些什麼。
  就是這個菲基,幾乎使我放棄我最心愛的特技——豎蜻蜓。我在體育訓練班學得很不錯,能用頭倒立3分鐘。我常在起居室表演給爸爸、媽媽和菲基看。他們很感興趣,尤其是菲基,看了就想學。我只得費好大的勁幫助他倒豎起來,但只要我一放手,他就立刻倒下去。
  想不到豎晴蜓竟跟菲基的吃飯有了聯繫。菲基吃飯非常不正常,某一天他吃得很好,過一天就什麼也不吃,第三天他還不吃。媽媽就急了:「你一定得吃飯!你不想長大嗎?」
  「不吃!不長大!」菲基回答。
  晚上,媽媽把她的煩惱告訴爸爸。爸爸就用桔子來變戲法,媽媽站在菲基旁邊,趁他不注意時往他的嘴裡塞食物。不過,爸爸變不出新花樣,過了一會兒,這辦法就不靈了。最後,媽媽想出個高明的主意,叫我豎晴蜓給菲基看。對於在廚房裡表演這個特技我不太熱心,因為那裡不鋪地毯,用頭倒立在水泥地上實在不好受。可是媽媽苦苦哀求,她說:「請你幫助我,彼得!這樣做可以讓菲基吃飯呵!」
  我只得用頭立在廚房裡,菲基看到我支不住跌倒在地的時候,就拍手大笑。他一張開嘴,媽媽立刻乘機塞進一塊烤土豆。
  第二天早晨,我用腳立在廚房裡宣佈:「不行!我決不豎蜻蜓了,無論是在廚房裡還是在別的地方。」我加了一句,「要是我不趕緊吃完早飯,上學就會遲到了!」
  「你不怕弟弟餓死?!」
  「我管不著!」
  「彼得!你說得多可怕!」
  「哦!他餓了自然會吃飯,我幹嗎不讓他一個人呆著?!」
  中午,我放學回家,發現弟弟坐在廚房的地上,玩裝在匣子裡的葡萄乾、麥片和杏干。媽媽在旁邊求他吃飯。
  「不!不!不!」菲基大叫,信手亂扔,把所有的麥片和果干灑了一地。
  「請你快快豎蜻蜓,彼得!」媽媽說:「只有這個辦法能讓他吃飯!」
  「不行!我再也不豎蜻蜓了!」我說完以後就躲到自己的房間裡,砰地一聲關上房門,和我的小烏龜一直玩到晚上。沒人理會我,他們都圍著菲基著急去了。
  晚飯時,菲基鑽在飯桌底下叫道:「我是小狗,汪——汪——汪——」
  他在桌下拉我的腿,鬧得我沒法吃飯。我等爸爸開口制止,但爸爸什麼也不說,最後媽媽跳起來了:「啊!菲基是只小狗兒,要在地上吃飯,對不對?」
  如果有人問我,我敢說菲基決沒有這個動機。不過他很喜歡提出的主意,點著頭汪汪叫著表示同意。媽媽把他的小盤子裝滿,放在地上,然後蹲下來拍拍他,好像他真的變成了一隻小狗。
  爸爸開口了:「我們是不是做得有點過份?」
  媽媽沒吭氣。
  這頓飯菲基吃了兩口,媽媽滿意了。
  從那天開始,大約有一星期,我家彷彿真養了只小狗。我想要是能把菲基去換一隻良種的西班牙長毛犬,那真是太偉大了。我可以餵它,跟它玩兒,帶它出去遛彎。晚上,它可以睡在我床邊。……不過,當然,這些都是幻想。桌子下面還是弟弟,而且他還是不要吃飯。
  奶奶來了,出了上千個主意,有關如何讓菲基好好吃飯。她在菲基不注意的時候,往一杯牛奶糊裡打了個雞蛋,然後對菲基說,要是他喝完這杯奶,就能在杯底發現個奇怪的東西。菲基相信了,喝完了這杯奶糊。可是等到他發現手裡只是個空杯子,沒有什麼「奇怪的東西」。氣得他把杯子摔得粉碎,一點都不吃了。奶奶沒辦法,只好走了。
  媽媽急得要命,帶著菲基上康大夫的診所去檢查身體。康大夫告訴她:讓菲基獨自呆著,他餓了自然會吃飯。我提醒媽媽:我早就這樣說過。但我看媽媽根本不願相信,她還是帶著菲基去醫院看病,找了幾個大夫,沒有一個人能在菲基身上查出什麼毛病。有位大夫建議媽媽給菲基做些美味可口的飯菜。
  當天晚上,媽媽便為菲基烤了羊排,而我們吃的不過是燉菜。她把兩塊羊排放在菲基的盤子裡,一聞到羊排的香味,我的肚子裡就咕嚕嚕直叫。要是這兩塊香味撲鼻的羊排是給我烤的多好啊!
  菲基面對羊排,瞪視了幾分鐘,猛地把盤子推開:「不!」他叫道:「我不要吃!」
  「菲基,你會餓死的,你一定得吃!」
  「不要排排!要麥片!」菲基說:「麥片!」
  媽媽跑去給菲基給麥片粥,一邊回頭對我說:「彼得,你把這兩塊羊排吃了。」
  我馬上把烤羊排塞進嘴裡。媽媽端來了麥片粥,可是菲基並不吃,他坐在我的腳下,兩眼直盯著我在大嚼他的羊排。
  「吃你的麥片!」爸爸吼著。
  「不!不吃麥片!」菲基叫得比爸爸還響。
  爸爸氣壞了,臉脹得通紅,喊道:「菲基!你吃了它還是頂著它?!」
  形勢緊張了。不過羊排的滋味實在太好,我捨不得扔下,在骨頭上沾了些蕃茄沙司,仔細地啃起來。
  爸爸用餐巾擦了擦嘴,推開椅子,站了起來。他一手端著麥片粥,一手抓住菲基,走進浴室。我拿著一根骨頭悄悄跟在他們後面。只見爸爸把菲基往澡盆裡一放,接著一碗麥片粥全澆在他的頭上,菲基發出一陣驚天動地的尖叫,他叫得實在嚇人。
  爸爸把我推回廚房,我們又一起坐下吃完我們的晚飯,只有菲基滿頭滿臉都是麥片,坐在澡盆裡大哭。媽媽想去看看他,但爸爸叫她站住,並說對於菲基老在吃飯時掉猴,他已經受夠了。媽媽到底接受了爸爸的意見,這下弟弟可真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了。
  第二天,菲基乖乖地坐在他的小紅椅上,乖乖地把媽媽放在他面前的飯吃光。
  「不當小狗了!」他向全家宣佈。
  在一個很長的時間內,菲基最愛說的話是:「吃了它,還是頂著它!」

Author :朱迪·布盧姆   Provenance :《父母必讀》

創作者介紹

談天說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