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他們選擇的目標是什麼,迫擊炮彈還是落到了一個越南小村莊開辦的孤兒院裡。幾個教士和一兩個孤兒被炸死,還有幾個孤兒被炸傷,其中有個大約8歲的小女孩。
  村裡的人到鄰近的一個和美軍有無線電通訊聯繫的小鎮上去求救。最後,美國海軍的一名軍醫和一名護士帶著急救箱,乘吉普車急匆匆趕到村裡。他們發現那小女孩傷得非常嚴重,如不抓緊手術,她就會因長時間休克和失血過多而死亡。
  所以要及時地給她輸血,這就需要和她有同種血型的獻血者。護士很快地給在場的人進行血型化驗,結果,沒有一個美國人和小女孩的血型相同,但有幾個沒受傷的越南孤兒卻和她血型相同。
  美軍軍醫和護士一會兒用越語,一會兒用法語,一會兒打手勢,試圖給這些被嚇壞了的孤兒們解釋,如果不馬上給這個小女孩輸血,她將必死無疑,然後他們問孤兒們,有誰願意給小女孩獻血。
  孤兒們聽後,一個個登著大眼,一句話也不說。過了一會兒,一隻小手顫巍巍地慢慢舉了起來,很快又放了下來,接著又舉了起來。
  「啊,謝謝你。你叫什麼名字?」護士用法語說道。
  「恆。」小男孩答道。
  護士很快把恆安置到擔架上,用酒精在他的胳膊上擦了擦,把針頭插進他的血管裡。恆一聲不吭,僵直地躺著。
  過了一會兒,他突然發出一陣顫抖的抽泣,但很快就用另一隻手將臉蒙住。
  「疼嗎,恆?」軍醫問道。恆搖搖頭,並又用手蒙住臉,試圖不哭出聲來。軍醫又一次問他是不是針頭刺疼了他,他又搖了搖頭。
  又過了一會兒,恆又輕輕地哭出聲來。他緊緊閉著眼睛,把拳頭放進嘴邊,試圖止住抽泣。
  軍醫和護士感到一定是出了什麼問題。正在這時,一個越南護士正好趕到。她看到這種情景後,直接用越語問恆到底是怎麼回事,她聽了恆的回答後,溫柔地對他說了些什麼。
  過了片刻,恆停止了哭泣,抬起眼睛詢問似的看著越南護士,越南護士向他輕輕點了點頭,恆臉上緊張的表情頓時釋然。
  越南護士看了看美軍軍醫和護士,然後輕輕地說道:「他以為他快要死了。剛才他誤解了你們的話,他以為他們要把他的血全部輸給那個小女孩呢。」
  「但他為什麼又願意獻血呢?」美軍護士問道。
  越南護士用越語把美軍護士的話又給恆說了一遍。恆問答道:「因為她是我的好朋友。」
  一個小孩為了朋友,竟心甘情願地付出自己的生命,世界上還有什麼樣的愛能比這更偉大呢?



Author :考·約翰·W·曼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談天說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