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草率成婚的人們當中,有一對性情熱烈、引人注目的年輕夫婦克拉拉和弗萊德。他們住在芝加哥北邊的密執安湖畔,我是他們的鄰居。
  克拉拉和弗萊德婚後,除了有幾次短暫而熾熱的共同生活之外,就是天各一方、長達幾個月的叫人煩惱壓抑的分離。接著,他們像許多同代人一樣,不得不回到平凡沉悶的生活軌道上,在惴惴不安的環境中,天天廝守在一起。
  1919年勞動節後的一個晚上,他們爭吵起來。幾個月以前,他們已經有糾葛了。儘管他們還相愛,可倆人的婚姻卻已經岌岌可危。他倆甚至認為:總是他們兩個人在一起,這既愚蠢又陳腐。所以,這天晚上有個叫查理的朋友要來接克拉拉,而弗萊德則跟一個叫埃雷妮的姑娘約好一起出去。
  這對年輕夫婦一邊喝雞尾酒,一邊等待查理來接克拉拉。弗萊德刻薄地開查理的玩笑,於是,爭吵又爆發了。這天晚上,雖然他們的關係還沒到決裂的地步,不過他們的確是準備分道揚鑣了。
  突然,一陣震耳欲聾的汽笛呼嘯著打斷了他們的爭吵。這聲音不同尋常,它突然響了起來,接著又嘎然而止,令人膽戰心驚。一英里以外的鐵路上出了什麼事,無論是克拉拉還是弗萊德都一無所知。
  那天晚上,另一對年輕夫婦正在外邊走著。他們是威廉·坦納和瑪麗·坦納。他們結婚的時間比弗萊德和克拉拉長,他們之間存在的那些小芥蒂早被清除了。威廉和瑪麗深深地相愛。
  吃了晚飯,他們動身去看電影。在一個火車道道口,瑪麗右腳滑了一下,插進鐵軌和護板之間的縫兒裡去了,既不能抽出腳來,又不能把鞋子脫掉。這時一列快車卻越駛越近了。
  他們本來有足夠的時間通過道口,可現在由於瑪麗的那只鞋搗亂,只有幾秒鐘時間了。
  火車司機直到火車離他倆很近才突然發現他們。他拉響汽笛,猛地拉下制動閘,想把火車剎住。起初前邊只有兩個人影,接著是三個,正在道口上的鐵路信號工約翰·米勒也衝過來幫助瑪麗。
  威廉跪下來,想一把扯斷妻子鞋上的鞋帶,但已經沒有時間了。於是,他和信號工一起把瑪麗往外拽。火車正呼嘯著,朝他們駛來。
  「沒希望啦!」信號工尖叫起來,「你救不了她!」
  瑪麗也明白了這一點,於是朝丈夫喊道:「離開我!威廉,快離開我吧!」她竭盡全力想把丈夫從自己身邊推開。
  威廉·坦納還有一秒鐘可以選擇。救瑪麗是不可能了,可他現在還能讓自己脫險。在撲天蓋地的隆隆火車聲裡,信號工聽見威廉·坦納喊著:「我跟你在一起,瑪麗!」
  說那天晚上制止弗萊德和克拉拉爭吵的是那列火車的汽笛聲,這不符合實際;但是,鐵路道口發生的事情的確截住了許多行人,查理就是其中之一。他沒去接克拉拉,而是開車回了自己的家。他拿起了電話。
  弗萊德拿著電話說:「我想你是要克拉拉接電話吧?」
  「不,跟你說就可以了,」查理的聲音異常柔和,「我不去找她了,弗萊德,你告訴她。」
  弗萊德問出了什麼事,查理似乎不知從何說起,「你認識坦納夫婦嗎?」他問。
  「坦納夫婦?坦納夫婦……」弗萊德竭力思索了一下,「啊,對了。他們一直不怎麼出名,是他們嗎?」
  「不錯……不怎麼出名。」查理張了張嘴,還是把電話掛上了。
  不久以後,鄰居們到弗萊德家做客,把那幕慘劇講給了他們聽。
  「……丈夫本來能脫險,可他沒想走掉。他用胳膊緊緊抱著妻子,緊緊地抱著她。這時候那個信號工聽見他說:『我跟你在一起,瑪麗!』他倆緊緊摟在一起——火車前燈的光照在他們的臉上。他始終跟妻子在一起。」
  威廉·坦納用他的死證實了人世間不乏高尚的情操和行動,也使那些玩世不恭的人和欺詐虛偽的人在他面前相形見絀。每一個聽到這個故事的姑娘都應當捫心自問:「我是否曾經使一個男子對我這樣關懷?」同樣,這個故事也向男人們提出問題:「如果你在自己身上沒找到促使威廉做出那種舉動的那種感情,那麼你對愛情究竟懂得多少呢?」
  我敢肯定,克拉拉和弗萊德之間關係的好轉就是從那個晚上開始的。通過威廉·坦納的行動,其他的人開始認識到他們的婚後生活還有尚待探索的深度,於是他們之間的關係就發生了可喜的變化。

Author :埃德溫·帕爾默

 

鱷魚系列

鱷王系列

必安住系列

整箱商品

捕鼠黏蠅防蹣

恐龍系列

花之鄉系列

超值商品

昆蟲標本

其他商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談天說地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