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我年輕。三人喝酒,四瓶白酒,八瓶啤酒,他們倆倒了,我沒倒。

他們叫我酒神。
  這次去內蒙,赤峰文聯的同志招待我,喝寧城老窖。

那天,我醉了。
  第二天,市文聯主席王棟來看我。

我銳氣全消,捏著額頭說:「服了服了。您才是酒神。」


  王棟比我更惶恐:「不敢當哪,這兒有閻王。我不過是小鬼,敢充哪路神仙?」
  他說的閻王是元寶山宣傳部長馬達。

五十有五,回族。紅臉膛,大鬍子。

他下巴微揚,一副當仁不讓的神氣。
  隔天,馬達在元寶山請我喝酒,有新名堂。大八仙桌上用酒盅排成兩條對角線,一條線有48盅,斟滿老窖。他說:「權書記是我老上級,先敬他。

來,你子代父干。」
  我干一盅。他卻連端48盅,喝乾一條對角線!我干第二盅,他不慌不忙又喝光48盅一條線。抹一把紅嘴唇:「坐吧,吃菜。」


  喝到深夜,我又倒了。

在地上打滾兒,哭天哭地,哭一位前不久翻車死去的好戰友。

哭舒服了,睜開眼:天已泛白。


  馬達一臉倦色,幾分不滿。

他說英雄喝醉酒打虎,孬種喝醉酒打老婆,狗熊喝醉酒才打滾兒呢。

他冷笑著,還搖一搖頭。「若像你講的那樣,我們這代人早該哭死了。可我們總是笑。」


  他講了下面這一段故事——
  二
  他說他是孤兒,替台吉牧馬放羊。

11歲遇到一位八路軍,叫袁長髮。把他帶到革命隊伍。

袁長髮向一名高個子軍人報告:「政委,他是孤兒,快餓死了,咱們收下吧。」

那高個子軍人說:「那就收下吧。你帶著。」


  這位高個子就是我父親,當時赤峰市委書記,紅軍分區政委。袁長髮是父親的警衛員。


  有一次,發長叔為掩護父親突圍,落入日本人手中。

敵人把他關入一個木籠子,上下左右全是尖木樁,挨著皮皮開,碰到肉肉綻。

木籠子擺在草原上:草原風狠過黑蟒鞭,白日頭毒過鴨嘴棍(草原上的一種刑具,專傷筋骨)。

長髮叔是何等精壯一條漢子,立正一天,身上沒落半點紅。

日本人拎來一條狼腿一桶馬奶酒「犒勞」長髮叔。


  第二天清早,長髮叔已是全身血跡斑斑。

他再也立不正了,太陽升起,血腥瀰漫,引來成群的蠅虻嗡嗡叫,圍繞木籠子橫衝直撞。

太陽落入芨芨草叢,根根樺木條增粗一倍,塗墨一樣黑。

日本人又送來酒肉,問長髮叔招不招?

長髮叔說,狗熊才招。

敵人不急不怒,依然好酒好肉伺候長髮叔醉飽。

日本人走後,木籠子四周便成了狼的世界,嗥聲通宵達旦。


  第三天,木籠子被一股腥臭味籠罩了,強勁的草原風無能為力,驅不散這濃濃的腥臭。

第四天,三隻鷂鷹出現在木籠上空。

草原人尊它們聖鳥,是死亡的預報者——當某個草原人奄奄一息時,他的蒙古包上空就會有鷂鷹盤旋飛翔。


  到了第七天,蛆蟲鑽出爛肉,成行成群往上爬。

長髮叔已經兩天不睜眼,可是牙齒還在咯吧吧咬。

潔白的蛆蟲朝他鼻孔裡鑽,嘴巴裡鑽,他慢條斯理磨牙齒,把肥嫩的蛆蟲一團一團吞下肚。

就在這天夜裡,我們的騎兵殺過來,救出全身臭爛的長髮叔。

父親動手替他治傷,長髮叔忽然睜開眼,他聞見了酒精味。


  長髮叔推開父親,踉踉蹌蹌朝屋角沖。

屋角有個大酒缸,他爬呀爬,爬進酒缸裡。

透明的酒液瀑布一樣湧出缸,浸漫黃土地。

他在酒缸裡蹲成一團,頭沒入酒液中。

工夫不大,酒液上漂起白花花一層蛆。

他探出頭哈哈狂笑,大口大口灌酒,連同白花花蛆蟲一道吞下肚。

同志們都驚得目瞪口呆。


  長髮叔爬出酒缸,被我父親扶上炕。

他倒在炕上大笑三聲,兩眼一合,立該鼾聲如雷。

長髮叔連睡三天,身也不翻一下。

三天後醒來,全身長出新肉芽。

休養半個月,又是一條精壯的漢子!只留一個後遺症:變得饞酒。


  馬達說:這才是喝酒的英雄!你呢?
  我赤紅了臉,再說不出一句囫圇話。
  三
  馬達陪我去赤峰所轄各旗縣轉。

那些離休的旗縣老領導談起父親必要帶出袁長髮:那是一條漢子,酒量驚人,槍法驚人。


  我又問長髮叔酒量到底有多大?

便是最瞭解長髮叔的馬達也說不出。莫不然,他真的就是神仙飲酒沒有底?

馬達說,神仙當然不是,原因我還清楚,說起來你父親應該負責任。


  日本人投降前後,昭烏達的民間武裝多如牛毛。

也殺日本人,也禍害老百姓。八路軍創建根據地,必要解決這些人。

偏這些草莽英雄、綠林好漢都是認酒不認人。

父親要去談判,收編民間武裝。

囑咐長髮叔:「道理由我講,白酒你來喝。酒桌上不許熊,熊一碗回來關一天禁閉。」


  那村子住一支東蒙自治軍。

父親在一個大院門口甩鐙下馬,兩名自治軍大兵送上三碗下馬酒。

長髮叔搶前一步接過酒,咕呼咕呼全灌下。

父親邁步進院門,廳房裡叭一聲槍響,子彈打斷父親的馬鞭。

長髮叔又一個箭步,擋在父親身前。

雙手擎兩隻駁殼槍,左右開弓,一串脆響。

屋簷上簌簌落下土。院子裡自治軍忽然喧嘩喝彩。

那頭目匆匆跑出廳門,抬頭望:20根出頭椽子,根根椽子心上一個彈眼。

那頭目瞠目結舌,怔愣半晌,吼一聲:「拿梯子來,硃筆伺候!」

大兵們搬來木梯,拿來硃筆。

那頭目爬上梯子,在每個彈孔裡塗一抹丹紅,齊齊一排。

那頭目爬下梯子便作揖:弟兄們願意接受改編,政委請進去談話。


  談判結束,宴會開始。自治軍頭目要和長髮叔賭酒。

長髮叔說,咱們兩個鐘頭為限,最後數碗。

那頭目說:痛快!咱們站著喝,不許倒!兩個漢子,一南一北;一個精壯一個粗莽。酒桌周圍的氣氛熱烈,甚至有些癲狂。
  八仙桌上已經出現兩疊一尺高的空碗。

那熱烈的氣氛又添了幾分緊張和不安,時而沉寂,靜得驚心。

只聞咕咚咕咚的吞嚥聲。

忽而嘩啷一聲響,空碗落到碗垛上,四周便轟地爆出歡呼鼓噪。

突而又一靜,又是咕咚咕咚的吞嚥聲……這種週期在悄悄拖長,節奏變得艱難滯重。

終於出現了呼呼牛喘似的粗氣聲。


  長髮叔又端起一碗酒,咕、咕、咕,喝得緩慢,喝得艱難。

自治軍頭目沒有端,在八仙桌北邊來回踱緩步,喉嚨裡發出沉悶的低吼。

長髮叔已經多喝了三碗。那頭目腳步越踱越急,連運幾口大氣,汗水忽然刷地湧出。

顆顆綠豆大的汗珠滾動著,匯成一條條小河,從算凹、臉頰、腮後、頸後,嘩嘩往下淌。

那件深藍色布袍整個浸濕了。

圍觀的大兵們像看到了勝利,吼聲驚天動地:「出汗了,出汗了!」「好樣的,這就有辦法了!」


  長髮叔沒出汗,喝得更慢更艱難。喝一口,肚膜起伏一下。父親不由得提起心,看看手錶,還有一個小時呢!


  那頭目停止踱步,立穩桌旁。兩眼閃爍,精神大振。

端起一碗酒咕咚咕咚大口灌,勢頭又凶又猛。

空碗落在碗垛上,歡呼聲震耳發聵。可是,這歡聲極短促,陡起陡落。


  長髮叔不知怎的胸腔裡發出一道龍吟似的長音,彎腰脫下兩隻牛鼻子鞋,朝外一傾,裡面淌出兩股細流。

大約有四五兩,飄溢著濃濃的酒香。

自治軍的大兵們吃驚不小,哦地倒出氣:他能從腳心逼出酒來!


  長髮叔赤腳站穩,端起一碗酒,微微一笑,仰起脖子灌酒,痛飲甘露一般。

那頭目勉強咧咧嘴角,不由得洩了氣。

酒喝得失了興頭、失了威風,比喝中藥還要難受。


  賭酒結束,自治軍頭目想說什麼,嘴一張,哇地吐出一汪黃湯,順勢跪倒在草地上。長髮叔兩腿叉開,穩立站住。

告辭時還要再飲三碗上馬酒,這是風習,不能違犯。


  於是,長髮叔的大名,便如雷一般滾動在昭烏達草原。長髮叔與酒結下不解之緣,到後來竟成了一種病:一頓不喝,便四肢無力;一天不喝,會全身顫抖;兩天不喝,會像廢人一樣倒下,甚至暈厥過去……


  四
  克什克騰旗一位離休的老旗長對我補充說:你長髮叔留下這身毛病。

可真苦了他。

薪金制時,錢都用來買酒,老婆孩子連飯都吃不上,家裡能賣的東西全賣光了。……
  馬達長長歎口氣:唉,別提了。

我去看他,早晨起來靴子不見了。被他偷著換酒喝了……
  老旗長嘿嘿一笑,拈拈下巴上幾根稀疏的鬍子說:到底是為咱昭烏達作過貢獻,政府不敢忘了他,給他評了殘。

現在每月給他140元酒錢,在咱昭烏達可是獨一份。

你該去看看他。他住在林東市,聽說身體還挺好。
  我乘六個小時汽車,來到林東市。

正是中午一點。問過三個人,都知道長發叔的家。看來他果然有些名氣。


  長髮叔帶著滿身酒氣,衝出屋就抱住我,岔了音地喊我名字。

眼圈一紅,拳頭打在我胸脯。他喉嚨壅塞,罵我沒良心。

說我那時只有兔子大,在他懷里拉了泡奶味十足的稀屎,拉完就走了。

跟我父母一走就是40年,丟下他一個人,過40年才想起來看他。

這難道不算沒良心?


  我臉上熱辣辣,眼睛裡淚珠轉,說了幾句不是理由的理由。

長髮叔不聽我說,只忙著詢問我父母。

他說他跟我父親八年,從晉察冀跟到延安,從延安跟到赤峰。

說了半截又一跺腳:唉,看我暈了不是?

站在這裡曬什麼?快進家,進家說。我藉機勸一句:長髮叔,戒了酒吧。

不然你老是暈。

長髮叔忽然睜大眼:找你爸去說,別跟我說!


  長髮叔今年70歲,臉上皺紋縱橫交錯,深得嚇人,卻又不顯老,被皺紋分割碎的面皮依然光潤有澤。

且是聲音洪亮,舉動強勁。

一番親熱之後,酒菜早已上桌。

他的三個兒子也趕回來了,齊陪著我入席。


  這次喝的是文明酒,長髮叔只喝半瓶就放下杯。

他點燃一支香煙,給我們講起在晉察冀三分區時的故事。

講起孫毅、王平、黃永勝、劉傑、林鐵等等人的往事。

他講得準確清晰,一點不糊塗。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問長髮叔:你這樣喝酒,肝沒事嗎?

他哈哈笑,抹一把濕漉漉的鼻子說:別聽醫生和報紙亂嚇唬人。

1964年檢查身體,醫生說我肝硬化。什麼酒精肝,活不過一年。

嚇得我老伴要死要活,不讓我再喝。

我說反正也活不長了,做鬼也得做個痛快鬼。

那一年我喝得最厲害。喝一年沒喝死,喝兩年還沒死。

喝到1984年,又去赤峰檢查身體。

嘿,說我活不了一年的醫生他可先死了,才五十多。

換一個醫生給我檢查,又說我的肝不硬了,變軟了。問我是不是因為戒酒了?

我說:我的肝是叫酒精泡軟了……


  第二天,我們去看後召廟桃兒石風光。

上桃兒石要走一段陡直的「閻王道」,那「道」比華山的百尺峽要險峻。

手腳並用,緊張出一身粘汗才爬上山頂。


  回頭望:70歲的長髮叔,兩手背在身後,不慌不忙,安安穩穩,順著「閻王道」

走上來,就那麼隨隨便便走上來,連頭都沒低一下。


  我不禁肅然。呵,長髮叔,你是怎樣的一位酒神?

一輩子從閻王道上走過來……

Author :權延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918poiu 的頭像
o918poiu

線在談

o918po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